美女大學生春節兼職工作15小時 趴廁所吐血身亡

ADVERTISEMENT

 

  2月7日,網友@袁滿gg微博發文稱,其妹妹袁某為河北保定人,22歲,河北大學一名大三學生。寒假期間,死者於1月12日左右,到天津市某電子公司兼職。由於工作時間太長,十五小時左右,疲勞過度,1月30日晚上12點多,其走出車間後不久,吐血而亡。

ADVERTISEMENT

  9日上午,記者通過微博聯系到該網友,其稱為袁某的姐姐。她告訴記者,她們觀看監控顯示,1月30日晚12點左右,死者從無塵車間出來,換了自己的衣服,隨後用手捂著嘴焦急地奔向洗手間,後來她倒在廁所,趴在那兒大口吐著鮮血,31日零點十幾分去世。

  另外,記者從死者朋友圈看到,死者曾於1月15日0:25發狀態稱:連軸轉15個小時頭疼啊。

  該網友稱,事發後,她陪同父母趕到天津,目前當地警方已介入此事。

  她告訴記者,由於她們來自農村,所以沒有對其妹妹進行屍檢。9日上午,網友及其父母在當地公安局,與電子公司商談相關事宜。

ADVERTISEMENT

  “現在就是等結果,希望可以早日帶她回家。”網友說。

  隨後,記者從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分局相關工作人員證實了此事,但其並未透露詳細情況。

 

  8日下午,珠海16歲少女羅怡的遺體火化。前一天晚上,她的角膜、肝髒、腎髒摘除手術在珠海中大五院完成。當晚同一時間,5名瀕危的病人成功移植她捐獻的器官,得到救治。羅怡年輕的生命用另一種方式得以延續。

ADVERTISEMENT

  去年8月,在珠海一中平沙校區上高中的羅怡第一次感覺頭痛,遂前往珠海中大五院就醫。兩個多月後,她轉至廣州進行手術,被確診為腦腫瘤。大約半個月前,羅怡陷入深度昏迷。2月4日回到珠海時,羅怡已被確認為腦死亡。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也願意捐獻。”這是羅怡生前與媽媽半開玩笑時說的話,當時正在播出歌手姚貝娜捐贈角膜的新聞。媽媽問起女兒的態度時,羅怡認為這很好,能幫助他人。“羅怡一直是個很有愛心的姑娘”,羅爸爸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女兒治療期間的50多萬元花費有40萬元左右來自社會捐贈,現在希望通過器官捐贈幫助需要的人,來回饋社會的愛。

  “真的很讓我感動,羅怡的家人是我遇到的捐獻器官意誌最堅定的。”中大五院器官移植科籌備辦公室主任李堅告訴記者,羅怡的器官捐贈過程是該院有史以來最快的,從4日羅怡回到珠海到7日晚完成器官移植,前後隻用了不到4天時間,而一般情況下,協商器官捐獻需要兩周左右。

  相關新聞:英國女嬰腦死亡 醫生維持心跳使其器官長大至適合捐贈

  據報道,英國利茲一名已被醫生判斷腦死亡的女嬰,早前醫院在其父母同意的情況下,決定維持女嬰的呼吸機,以讓她的腎髒成長至合適捐贈的情況。而受贈者獲移植腎髒後,目前情況良好,這是英國首宗的同類個案。

  據報道,聖詹姆斯大學醫院的醫療團隊利用呼吸機維持女嬰的心髒跳動,待她的腎髒成長至4厘米時,才拔除其呼吸機。

  英國去年4月更改有關規例,在證實嬰兒已腦死亡後,院方可詢問家長是否要等到其心髒停止跳動才拔除其呼吸機。新規例讓更多初生嬰兒成為器官捐贈者。

 

  近期,《人民日報》刊文討論“代孕是否可放開”。今日,國家衛計委宣傳司司長毛群安表示,代孕涉及法律、倫理和社會問題,國家衛計委將繼續嚴厲打擊涉及代孕的違法違規行為。

  2月3日,《人民日報》刊登《生不出二孩真煩惱》一文。文章中稱,世界範圍內不孕不育率高達15%—20%,中國不孕夫婦約1500萬對。文章指出不孕不育成為難題,並探討代孕是否可放開的問題。文章刊發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一些人甚至把此解讀為釋放“解禁代孕”的信號。

  對此,國家衛計委宣傳司司長毛群安表示,已關注到一些意見和議論。代孕涉及法律、倫理和社會問題,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禁止實施代孕,對參與代孕的人員也進行處罰。

  在我國,代孕一直被嚴格禁止。我國原衛生部在2001年曾出台《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其中第3條第2款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配子、合子、胚胎。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不得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

  毛群安表示,我國在執法過程中,結合群眾的舉報和新聞媒體的探訪,與相關部門密切合作,也查處了一些涉及代孕的違法違規案件。他表示,下一步將繼續嚴厲打擊涉及代孕的違法違規行為,保障群眾獲得安全、規範、有效的輔助生殖技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