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稱中國對霧霾與健康關係研究缺乏系統性

ADVERTISEMENT

 

  近日,一項研究加劇了人們對霧霾影響健康的擔憂:在大腦組織中檢測到細微的汙染物,如PM2.5。

  “隨著技術的進步,人體中能檢測到許多過去無法檢出的微量物質;在大腦組織中檢測出PM2.5顆粒物,並不能說明顆粒物對健康有影響。”日前,在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與科技日報社聯合召開的霧霾防治專家座談會上,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研究員邱興華坦承,中國對霧霾與健康關係的研究確實起步非常晚;但另一方面,公眾對健康問題十分敏感,一旦某個研究小組有相關的新發現,可能被媒體無限放大,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研究缺乏系統性

  流行病學是大氣汙染健康效應研究的主要研究視角之一,然而遺憾的是,中國至今尚缺乏權威的系統性研究,特別是針對有“中國特色”的大氣汙染的相關研究。

  邱興華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大氣汙染物控製的研究,國內起步相對較早,但對於霧霾與健康之間的關係則起步非常晚。

ADVERTISEMENT

  據了解,自1972年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後,我國就開始監測名為“飄塵”的顆粒物濃度;1990年代末期,我國環境監測體系逐漸完善,但數據質量依然堪憂。從2013年1月開始,全國74個城市、496個監測站點開始按小時公布PM2.5等汙染物的濃度。這讓研究者們喜出望外,但獲取數據依然困難。

 

  “大氣環境汙染對健康的影響肯定是存在的,但不同的汙染濃度能造成多大的影響,這方面的數據積累還遠遠不足,尤其是在中國當前的高汙染情況下。”邱興華透露。他認為,必須要有對空氣汙染物以及人體健康的長期監測數據,才能得出科學的結論。“真正地做出一個科學的數據分析,可能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

  複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闞海東強調,我國急需大氣汙染的前瞻性,特別是與PM2.5有關的前瞻性隊列研究。在此之前,我們隻能利用一些西方國家的證據來推算我國大氣汙染疾病的負擔。

 

  應建立環境與健康風險評估製度

  北京科技大學教授段小麗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應從當前及今後可以預計的將要面臨的環境與健康問題出發,製定相關風險評估製度,為今後開展風險管理做準備,並且通過風險評估識別優先控製的汙染物;在製度設計時,要充分考慮人員和機構建設,慢慢儲備力量。

ADVERTISEMENT

  據環保部相關負責人透露,環保部正在按照《環境保護法》第三十九條規定,著手研究建立健全環境與健康監測、調查和風險評估製度。同時,還在進行生態環境大數據建設,為全面、客觀和及時評價環境汙染健康風險、建立數據共享機製、提高環境管理效率提供支撐。

  國家衛計委疾病預防控製局副局長賀青華則表示,遇到與人們健康有關係的環境事件,衛生部門必須站出來說話,憑借人才、技術、專業等方面的優勢,來保證政府的公信力,保障人民群眾的知情權。因此,體製機製的構建,需要國家衛計委和環保部等共同努力。

 

  六旬老漢剁魚塊時用力太猛,竟然撕破了自己的肚子,導致腹股溝疝。老漢覺得疝氣不是什麼大病,又不想破壞家里過年的氣氛,在家忍痛三天後出現休克,被家人緊急送往醫院,雖然醫生經過及時手術保住了他的命,但出現了腸壞死,無奈切掉了一小部分小腸。

  67歲的孫老漢(化名)家住黃陂,三天前,他在廚房里剁魚準備做滑魚塊時用力過猛,突感腹部一陣撕裂般劇痛,沒過多久有下腹竟然鼓起了一個雞蛋大的鼓包。在當地醫院,醫生診斷孫老漢為右側腹股溝疝,需要做手術。然而,孫老漢覺得疝氣不是什麼大病,又想到正月十五還沒過,怕破壞家中過年的氣氛,以為回家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ADVERTISEMENT

  昨日下午,孫老漢右側腹股溝的疝氣從之前的雞蛋大小瘋長到柚子大小,墜脹難忍,一度痛暈了過去,家人緊急將他送往了醫院。

  醫生檢查發現,孫老漢已經出現了疝嵌頓及感染性休克表現,必須立即手術治療。手術後孫爹爹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由於就醫延誤,還是不幸出現了腸壞死,最後無奈切除了一小部分小腸。

  醫生介紹,孫老漢剁排骨塊時用力過猛,導致腹壓增大,進而引發了腹股溝疝嵌頓。

  對很多老百姓來說,疝氣不是什麼大病,八成患者選擇了忍耐。其實,疝氣不治療不僅不會自行愈合,久拖不治將釀成大禍。調查發現,約80%的老年疝病患者都是忍著疼痛保守治療,最後拖成嚴重影響生活且危及生命的巨疝。疝氣是一種常見疾病,手術是治愈疝的唯一方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