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蠻同桌欺負我,直到我發現她手機里的秘密5

ADVERTISEMENT

青年愣了一下,扭頭看了胡升一眼,又扭頭看著趙老圌師:「要不咱們滾吧?」

趙老圌師哼了一聲,看著胡升:「杜雨和王子航是我剛認的弟圌弟!你要是敢動他們,我讓你在學校里混不下去!」

胡升嗬嗬笑了,指著臉上的傷口:「我都這樣了,你覺得我還想在學校混下去嗎?」

我站了起來,來到趙老圌師身邊:「趙老圌師,你別管我們了!狗急跳牆,胡升現在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胡升聽我罵他是狗,更加生氣了。

但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趙老圌師又開口了:「就是狗急跳牆什麼事都能做出來,我才不能走!」

胡升快要控圌製不住身圌體的洪荒之力了:「你們說誰是狗呢?」

青年嗬嗬笑著:「這你都聽不出來!我都聽出來了,他倆說的都是你!」

胡升覺得心裡委屈到了極點,你們特麼的要打就打,沒事你罵一句我罵一句是幹啥呢?他大吼一聲:「兄弟們!給我圌幹這幾個人!出圌事圌了我擔著!」

胡升說完,舉著手裡的棍圌子就朝前面打了過去。

那小青年正好在他面前,嚇了一跳,趕緊躲開了,說:「你看看你的小弟們,都不敢上啊!」

胡升扭頭一看,果然沒一個往前沖的,畢竟前面站了一個老圌師啊!

我怕胡升真的狗急跳牆,傷害了趙老圌師或者劉璃,於是開口道:「胡升,咱們這樣鬧也沒意思,不如咱們都叫點人,來干一場好不好?」

胡升估計沒想到我會這樣說,愣了一下,說:「你確定?」

「確定!」

胡升看了一眼趙老圌師,覺得自己今天確實沒辦法下手了,於是就點了點頭:「行!你別後悔!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這個時間,前面的路口那裡!不過,到時候可別再當小白臉,帶個女人出來給你撐腰!」

胡升說完,狠狠的看了我和王子航一眼,然後就帶著一幫子小弟離開了。

青年看著胡升離去的樣子,嘖嘖嘆道:「真是好氣派啊!我啥時間也能這麼氣派呢?」

趙老圌師哼了一聲:「你也聽到了,我兩個弟圌弟有麻煩,你幫還是不不幫?」

ADVERTISEMENT

青年看著趙老圌師:「剛才那貨帶了那麼多小弟,我怕我喊不來人啊!」

我對這個青年就沒啥好感,嬉皮笑臉的不說,還特麼的一副孬種樣子,長別人誌氣,滅自己威風!於是我開口了:「趙老圌師!不用了!我們能搞得定!」

趙老圌師一聽,發飆了,看著小青年:「我不管!我倆弟圌弟要是出事,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說完趙老圌師一跺腳就離開了,就像一個和男朋友鬧彆扭的小女孩。

小青年趕緊追了上去,邊追邊說:「我幫!我幫還不行嗎?」

王子航也站了起來,揉了揉自己的胳膊:「瑪德,這胡升也真狠!」

我瞪了他一眼:「你把他臉都燙了,還說他狠?」

王子航嘿嘿笑了一下:「你能叫來人嗎?」

我搖了搖頭:「我家剛搬來,怎麼可能認識人?」

王子航愣住了,一臉慘白:「那怎麼辦?」

我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到時候上去拚了就是!」

劉璃突然插口說:「我倒是有些朋友。」

我看了她一眼:「還是算了吧,他可是你男朋友的兄弟,你幫我們?再說了,你再叫一群女人,更麻煩!」

劉璃瞪著我:「女人怎麼了?你看不起女人?」

我搖了搖頭,但心裡卻打定主意不讓她插手。

第二天劉璃奇怪的沒來上學,我也鬆了一口氣,我還真怕她非要跟著我過去。

我跟王子航一人藏了一根凳子腿,曠了最後一節課,早早地到了約定的地方等著。

沒多久我就看見六七個女生一起走了過來。

ADVERTISEMENT

我正納悶呢,就看到劉璃也在裡面。

劉璃正好也看到了我,高興的喊了一聲:「杜雨!」

然後就跑了過來,指著身後的姐妹們高興的說:「我帶人來幫你來了!」

我有些無奈,就你帶著幾個女人,不但打不了架,反而把對方的荷爾蒙激發了吧?

劉璃還是很高興,指著我對她身後的人說:「姐妹們,這個就是杜雨!」

裡面一個一米七出頭的女孩子看著我,皺了皺眉,對劉璃說:「你就是為了他叫我們來對付胡升?你真的打算跟白浩鬧翻了?我們幫得了他一次,以後呢?你真打算跟著這樣的軟蛋?」

我聽到她說我軟蛋,我就很不爽:「沒人讓你幫,帶著你的姐妹們趕緊滾!」

那女孩子哼了一聲:「能耐不大脾氣不小!」

她身後的姐妹也有人不樂意了:「難怪胡升要揍你,我們是來幫你的,有你這樣待客的嗎?信不信胡升揍你之前我們先揍你一頓?」

劉璃有些急,拉住了那個一米七女孩的袖子:「陶芸,他這人就這樣,你別生氣!」

那個叫陶芸的看著劉璃:「劉璃,真沒想到你現在為了一個男人都肯求人了!你還是不是劉璃?」

我拉過劉璃:「她才不會求你呢!我也不需要你們幫!謝謝你們特意跑了一趟,現在你們還是先回去吧!」

那個叫陶芸的看著我,點著頭:「好好!我們走!被胡升揍的時候可別哭!」

劉璃趕緊喊:「別啊!陶芸!」

陶芸扭頭看了劉璃一眼,說:「這樣吧,我在旁邊看著,行吧?」

劉璃也知道陶芸這樣做已經很不容易了,隻能點了點頭。

陶芸她們在路的另一邊坐下,我和劉璃還有王子航在這邊坐下,雙方各說各的。

正在這時,一輛奧迪小轎車在不遠處停了下來,那個追求趙老圌師的青年走了下來。

ADVERTISEMENT

他看到我們很高興,趕緊跑過來在我們身邊坐下:「謝天謝地,你們還沒死!」

特麼的,說話也太難聽了!

不過這情況下他還願意來,最起碼也是一條漢子,我也就沒說什麼。多個人心裡總歸多了一點底氣。

他說完就拿出手圌機開始打電圌話:「喂!虎子!特麼的我要被人打了你管不管?趕緊的,一中校門口!多帶點人!對方人多的很!」

他打完自言自語地說:「這貨不靠譜,別特麼的睡女人睡過頭了!」

說完他又打了一個電圌話:「老邱,有人要打我!趕緊來一趟,一中校門口!」

掛了電圌話他又嘆了口氣:「聽他的語氣有點喝高了啊!別耽誤了我的事!」

於是他又撥通了一個電圌話……

這小子撥了十幾通電圌話才停下來,自言自語:「這下應該安全了吧?」

我哼了一聲:「你躲在家裡最安全!」

小青年看了看我,嘿嘿一笑,往我身邊靠了靠:「兩位弟圌弟!你們叫啥?我叫馮少都!你們可以加圌我馮大哥、大馮哥都行!」

我往旁邊挪了挪,有點不想跟他打交道。

小青年又往我身邊靠了靠:「你那個同學diǎo不diǎo啊?你們倆咋這麼淡定啊?我都怕的手心起汗了呢!」

對面有個小姑娘終於忍不住了:「怕的手心起汗了還不回家歇著?剛才打那麼多電圌話都裝給誰看呢?」

馮少都看了看對面的姑娘,又看了看我和王子航:「你倆喊的人?」

被馮少都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和王子航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

馮少都卻一拍膝蓋:「兩位弟圌弟啊!你們是怎麼能叫來這麼多小妹妹的?能不能教教我啊?我沒事了也叫一堆女人出門,多威風啊!快教教我!教教我!」

馮少都閒言碎語的一個人嘟囔,我和王子航根本沒聽他在說什麼。

這個時候,對面有個女孩子說:「來了!」

我和王子航抬頭看去,隻見校門口慢慢的聚圌集了一大堆人,黑壓壓的挺嚇人,大概有二三十個。然後他們就一起朝這邊走了過來。

馮少都一看:「臥圌槽!這麼拉風!」

那個叫陶芸的則一臉鄙視:「裝比!」

王子航看了我一眼:「看來以後幾天得在醫院度過了!」

(喜歡這個故事的朋友,可以加微信:「信你的邪」,回覆帖子名或關鍵詞,閱讀更多後續精彩內容)

我咬了咬牙:「那也得拉幾個墊背的!」

馮少都馬上就接口了:「我可不當墊背的!」

王子航瞥了他一眼:「你那些兄弟還沒來啊?十幾通電圌話沒一個靠譜的?」

馮少都似乎也覺得很氣憤:「就是!居然沒一個靠譜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