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在澳大利亞機遇與挑戰共存

ADVERTISEMENT

 

  “中醫藥近年在澳大利亞的發展成果斐然,同時面臨嚴峻挑戰”,北京同仁堂澳大利亞公司總經理馬安陽日前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如是說。

  “澳大利亞是較早給予中醫藥較高地位的西方國家。2012年7月,澳大利亞正式將中醫納入醫療體系,對中醫師進行注冊,並對中藥立法”,馬安陽說,“由於有法律和政策的保障,近幾年中醫藥在澳大利亞的推廣較為順利,發展很快”。

ADVERTISEMENT

  中醫醫師在澳行醫必須通過全國性的職業醫師注冊,當前在澳大利亞有近5000名注冊中醫師,集中在人口稠密的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

  在立法後,當地中醫界可通過專業管理渠道,如中醫行業協會等與政府溝通。馬安陽說:“澳大利亞政府對中醫藥的管理機製逐步完善,政府職能部門在出台一些政策前會諮詢中醫藥專家,能夠理解和尊重中醫藥的特點,製定符合當地情況的政策,這是值得肯定的。”

  澳大利亞關於中醫藥的法律規定,可以把濫竽充數的庸醫排除出市場,保護患者利益,這進一步加強了澳大利亞患者對中醫藥安全、藥品質量和就診療效的信心。

  “澳大利亞患者對中醫藥的評價大多是正面的。一些疾病西醫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比如一些婦科疾病;或者患者難以忍受西醫治療過程中的副作用,他們就會就診中醫。一旦當地人體驗到中醫的神奇,他們就會把中醫推薦給身邊的人。中醫藥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在不斷穩步擴大”,馬安陽說。

  另外,澳大利亞許多高校都開設了中醫藥課程,中國中醫藥企業也與澳大利亞高校合作,推動中醫現代化。2014年,北京同仁堂澳大利亞公司和西悉尼大學國家中藥研究院簽訂了合作備忘錄,中藥的安全性問題將通過這所大學進行二次臨床驗證。中國的神威藥業有限公司此前也與西悉尼大學國家中藥研究院簽訂協議,對治療阿爾茨海默症的中藥進行臨床驗證。這些立足於科技合作和教育的中醫項目,將為中醫在澳大利亞的長遠發展打下基礎。

  中醫在澳大利亞取得巨大進展的同時,面臨的挑戰同樣嚴峻。

  “由於澳大利亞尚未把絕大多數的中醫診療服務納入醫保範圍,就診中醫花費比西醫要高很多,這成為中醫藥擴大市場的一大障礙”,馬安陽說。

  與此同時,澳大利亞目前對中藥的管理參照西方藥典,導致一批在中國長期使用的、安全的中成藥無法進入澳大利亞市場,如何推動澳大利亞在對中藥的管理中借鑒中國的中醫藥典,也是未來的重要任務。

 

  2016年,烏達區不斷探索創新食品藥品監管執法模式,全面提高監管水平,紮實推進食品安全監管工作。

  烏達區不斷強化部門間協調配合,成立公安、市場監管聯勤聯動辦公室,充分發揮職能優勢,開展食品藥品安全聯合執法,形成防範、打擊各類食品藥品領域違法犯罪活動的合力;

ADVERTISEMENT

  充分發揮基層食品安全網格監管員和行業協會等組織的行業自律作用,組織一鎮七辦成立食品藥品安全領導小組,構建區、街道、社區三級監管網,聘請食品藥品網格監管員173名,形成全社會共治的良好局面。

  烏達區以“食品安全周”為契機,深入社區、學校、企業、烏蘭淖爾鎮開展《食品安全法》系列解讀宣傳活動。

ADVERTISEMENT

  營造良好的宣傳氛圍;組織執法人員、食品藥品從業人員、食品藥品網格協管員開展集中培訓,不斷提高執法人員的執法能力和從業人員的安全意識。

  烏達區全面加強源頭監管,紮實開展無公害農產品抽檢工作,抽檢芹菜、豆角、黃瓜、菠菜等農產品小樣187批次。

  快速檢測完成514批次,合格率達100%。針對群眾反映強烈的食品安全問題,烏達區以城鄉結合部、學校食堂及其周邊為重點區域。

  將肉製品、乳製品、食用油、白酒、食品添加劑、兒童食品作為排查重點,開展食品安全綜合整治,營造安全和諧的市場環境。

 

  《中醫藥法》的出台,給中醫藥行業在資格準入和管理規範方面進一步開了口子,使得中醫藥事業的發展更加有法可依,中醫藥事業正在迎來新機遇並步入新的發展時期

  隨著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表決通過,我國首部為傳統中醫藥振興而製定的國家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下稱《中醫藥法》)正式出台,並將於2017年7月1日開始施行。

  《中醫藥法》的落地,被解讀為促進中醫事業健康發展的有力法律援助和支撐。相關資料顯示,2008年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將該法列入立法規劃;2009年《中共中央出台國務院關於深化醫藥衛生體製改革的意見》明確要求加快中醫藥立法工作;2011年12月,原衛生部向國務院報送了《中醫藥法》草案(送審稿);2015年12月,國務院將中醫藥法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2015年12月和2016年8月、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三次審議後通過了《中醫藥法》。

  眾所周知,中醫藥被譽為“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隨著近些年人們健康觀念的轉變,醫學模式的不斷創新,中醫藥在國內衛生和健康工作中逐漸發揮出更加重要的作用。但無論是觀念的轉變還是需求的增多,對中醫藥的發展只是助力,而《中醫藥法》的最終施行,使得從事中醫藥行業的企業和從業人員在生產經營和日常工作中更加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中醫藥發展有法可依

  從國內中醫藥市場現狀而言,目前許多民間中醫從業人員,雖具備一定的臨床技術和實操經驗,但現行醫師資格考試的考核方式往往存在不配套的窘境,很多人無法取得醫師資格。而現有的醫師資格考試也往往難以評價真實水平。

  新出台的《中醫藥法》中對此也有所提及,其中更是針對中醫的師承、家傳等培養方式,開辟了通過實踐技能及效果考核即可獲得中醫醫師資格的新途徑,這也被外界評為“很接地氣”。

  當然,無論是西醫還是中醫,醫療安全風險總是逃不開的話題,《中醫藥法》在強化中醫藥服務監管方面也有安排。比如其中製定了中醫診所備案管理的具體辦法,並要求備案的中醫診所不得開展備案的診療範圍以外的醫療活動,以降低醫療安全風險。

  業內普遍認為,結合國內中醫藥產業發展的大趨勢,新出台的《中醫藥法》勢必會使中國的中醫藥文化發展得更好。行業內的專家和學者更是對這部千呼萬始始出來的法律寄予厚望,認為該法出台標誌著國內中醫藥領域擁有了專門的“保護使者”。

  北京鼎臣管理諮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總經理史立臣在接受《法人》記者采訪時表示,《中醫藥法》從開始討論到最終出台已經經曆了七八年的時間,該法出台對以往中醫藥行業中存在的一些短板勢必會帶來改善,但目前中醫藥行業中的一些問題仍需重視。

  首先是當前中醫從業人員數量較少。很多中醫專業的畢業生,往往難以找到鍾意又符合所學專業的職業,甚至最後不得不去做藥品銷售。此外,現在很多三甲醫院中,單獨的中醫科室往往都不存在了,很多中醫院的患者流量也不足。因此,要弘揚中醫文化,如何給那些中醫學院的畢業生更多的發展機會是重點工作之一。

  其次是中醫的診療模式在發生改變。實際上現在已經有“中醫西化”的趨勢了,有些中醫醫院對於患者就醫時,仍然先要求患者進行儀器檢查,而不是采取傳統的“望聞問切”手段。

  “當然,將‘望聞問切’作為患者診療的輔助手段,儀器檢查作為更加精確的手段無可厚非,但治療理念上還是需要重視的。”史立臣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