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文禁種轉基因作物有些誤導公眾

ADVERTISEMENT

 

  黑龍江省的《條例》規定禁種轉基因作物,不僅是法律常識出了問題,更反映了相關立法者科學素養的不足。對於全社會的法治、科學意識的培育都很不利。

  據報道,12月16日,黑龍江省通過了《黑龍江省食品安全條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條規定是:“本省行政區域內依法禁止種植轉基因玉米、水稻、大豆等糧食作物,禁止非法生產、經營和為種植者提供轉基因糧食作物種子,禁止非法生產、加工、銷售、進境轉基因或者含有轉基因成分的食用農產品”。此條規定很快引起爭議。

ADVERTISEMENT

  有人對此辯護稱,中國政府目前是禁止種植轉基因玉米、水稻和大豆的,而黑龍江省存在一定的偷種轉基因作物現象,《條例》是把政策重申一遍,有利於樹立黑龍江省農業的形象。當地媒體也稱,此舉是“用法律手段保護龍江生態發展空間,促進龍江綠色食品產業發展”。不過,政府製定法律法規涉及嚴格的立法權限問題。

  目前,對於農業轉基因的安全評價、種植品種、種子經營等有《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進行規定,也就是說,農業轉基因事務的立法權限在國務院一級,黑龍江省的《條例》中涉及轉基因的規定不僅多餘,而且是越權。

  今年8月印發的《“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中,也明確提出“推進新型抗蟲棉、抗蟲玉米、抗除草劑大豆等重大農產品產業化”。

  可以想象,未來幾年,如果農業部批準了轉基因玉米、大豆的產業化,黑龍江省的《條例》將明顯處於違法境地。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不僅地方上的食品安全條例無權談及轉基因食品,國家層面的《食品安全法》也沒必要規定轉基因食品。

  國內食品安全的權威、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君石曾明確指出:“轉基因不屬於食品安全問題”,因為按照《食品安全法》中對食品安全的定義,“指食品無毒、無害,符合應當有的營養要求,對人體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亞急性或者慢性危害。”而批準上市的轉基因食品無毒無害,也不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危害,因此它不屬於“食品安全”應探討的範疇。

  將轉基因列入食品安全相關法律法規,將會誤導公眾認知。

  黑龍江省的《條例》規定禁種轉基因作物,不僅是法律常識出了問題,更反映了相關立法者科學素養的不足。黑龍江省人大法製委員會主任委員姚大為對該條規定解釋稱,“當這種技術還不能準確回答安全不安全時,謹慎推廣應該是明智的選擇。”而事實上,包括世衛組織、美國FDA、美國科學院、中國農業部等機構對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都有明確聲明,即批準上市的轉基因產品是安全的,不存在“不確定”的問題。如果說普通民眾對此問題有所隔膜尚可理解,相關立法人士也“犯迷糊”則很讓人擔憂。

  應該看到,黑龍江省此舉並非孤例。早在2013年,甘肅張掖市就出台過文件禁止種植轉基因作物。這些地方政府均打著“順應民意”的旗號,卻做了誤導公眾的事,對於全社會的法治、科學意識的培育都很不利,亟須更高層面的關注。

 

  19日,懷化市召開食品安全“四小”集中整治動員大會,決定從即日起至2017年6月30日在城區範圍內開展食品安全“四小”集中整治。

  懷化市決定從即日起至2017年6月30日在城區範圍內開展食品安全“四小”集中整治,整治共分宣傳發動、調查摸底,上門服務、指導整改,依法取締、攻堅克難,建章立製、鞏固成果四個階段,力求通過整治規範一批、提升改造一批、依法取締一批,實現“證照齊全、經營規範、門店整潔、設施齊全、製售隔離”的總要求。

ADVERTISEMENT

  動員會上,市直責任單位、鶴城區政府向市人民政府遞交了責任狀,鶴城區區直責任單位、各街道辦事處、盈口鄉人民政府向鶴城區人民政府遞交了責任狀,市食藥監局、鶴城區人民政府和業主代表分別作了表態發言。

  懷化市委副書記、市長趙應雲在會上強調,要以“四小”問題整治為核心,堅持上下聯動、點面共抓、疏堵結合、標本兼治,重拳解決群眾反映的突出問題。

  要瞄準打痛,集中解決“小餐飲”經營條件不達標、非法經營等問題;要疏堵結合,著力整治無證生產加工、非法添加等問題,全面破解“小作坊”監管難題;

  要嚴查細糾,做好行政許可、校園周邊整治、規範經營等工作,大力整治“小食品店”市場秩序;要管治並舉,摸清底數、合理規劃,著力規範“小攤販”經營行為。

  要強化責任、強化配合、強化宣傳、強化督查,確保集中整治取得實實在在的成效。

ADVERTISEMENT

  省食藥監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吳公平指出,開展食品安全“四小”集中整治是利民之舉;強化食品安全“四小”集中整治是法定必為;

  推進食品安全“四小”集中整治是常態所需,希望懷化市各級食藥監管部門堅決服從市委、市政府領導,不忘初心,勇往直前,為保障懷化市廣大群眾“舌尖上的安全”忠實履職。

 

  食品是人類生存和生活的基本消費品,食品安全是最基本的民生問題。伴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消費者從最早的確保“吃得飽”,到目前要求“吃得好”“吃得健康”,對食品的數量、質量提出了更高要求,食品安全也由私人問題上升為社會問題。近年來,我國從法律、技術、物資、人員等方面著力加強對食品安全的監管,雖已建立起了較為合理與完善的食品安全監管體系,但一些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仍影響了消費者對國內食品的消費信心和對國內食品安全現狀的認知,一定程度影響了公眾對我國食品安全政府監管工作的認同。這也對食品規製理論與實踐提出了新的命題。筆者認為,從規製經濟學的視角來看,建立高效的食品安全治理體系應基於食品及食品安全的基本屬性,形成市場機製與政府監管合理分工、良性合作的機製,共同提升食品安全監管績效。

  食品的產品屬性

  按照經濟學的分類,產品可分為搜尋品、經驗品和信任品,食品同時具備這三種特性,即具備搜尋品特性(消費者在購買之前就可以獲知產品安全、產品質量等信息)、經驗品特性(消費者在購買之後才可獲知產品安全、產品質量等信息)與信任品特性(消費者即使購買後也無法準確獲知產品安全、產品質量等信息)。

  食品消費時,若食品信息為對稱狀態,消費者根據產品的外包裝、標簽、色澤、產地等相關信息就可判定該種食品的安全程度及質量優劣並進行消費,此時食品的搜尋品特性顯現。食品生產者可根據消費者的需求進行生產,最終實現食品市場均衡。

  但伴隨著食品產業化、食品化工技術的發展、食品供給鏈的增長,食品生產者在生產過程中通過添加食品添加劑、食品翻新等方法偽裝安全及高質量產品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食品生產過程中的信息不對稱程度加強。消費者在購買之前無法確定該種產品的安全性及質量優劣,此時食品的經驗品特性顯現,食品生產企業利用其信息優勢損害消費者權益,獲取利潤。

  特別是,許多違法食品添加劑的副作用在短期內並不會顯現,如三聚氰胺、明礬等,長期食用卻會給消費者帶來巨大傷害,消費者即使購買食用之後也無法判斷該種產品的安全性及質量,此時食品的信任品特性顯現。

  食品的經驗品特性與信任品特性都會導致處於信息劣勢的消費者購買到不安全、質量低劣食品的概率增加,也為食品生產者侵害消費者利益提供了可能。

  克服食品的經驗品特性:市場路徑選擇

  消費者在購買時無法根據企業所透露出來的產品信息進行有效判斷,故而消費者利益受損。但消費者進行一次購買之後便會發現該種產品乃“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在今後的購買行為中不會再進行重複選擇,此時,“用腳投票”的消費者對食品生產者施加了壓力,使其不敢輕易利用信息優勢欺詐消費者。也就是說,通過消費者購買後的信號傳遞,使得生產不安全、劣質產品的食品生產企業無法在市場立足,食品經驗品特性被有效克服。

  高質量的食品生產企業會主動向消費者傳遞自身的產品信息,即利用廣告、擔保等具體載體發送市場信號,吸引更多消費者。正如格羅斯曼指出的,如果質量信號的傳遞充分有效,可以通過各種途徑改善信息不對稱,從而克服食品的經驗品特性。從信號傳遞模型中可知,若擁有信息的一方主動發送信息,就可從同類中分離出來,獲得利潤。因此,生產高質量食品的企業可以通過產品廣告特別是價格高昂的產品廣告向消費者主動傳遞產品信息,讓消費者了解其食品的產品特性,並將其與其他同類企業進行分離。除了廣告、擔保,在食品產業中,高質量產品的生產企業還可以通過各種認證向消費者傳遞信息,建立起自身的品牌公信力與號召力,形成良好長期聲譽,獲得長期利潤。

  綜上可知,市場機製即消費者選擇、信號傳遞等在克服食品的經驗品特征中具有良好效果,可在一定程度上糾正食品消費中的信息不對稱問題,實現食品市場的帕累托改進,此時政府無須過多干預,隻需確保食品企業所傳遞出的產品信號真實、準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