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豐碩堂賣的海路寶海參倆生產日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市民馮先生反映,2016年11月29日,自己在青島市市北區同興路的豐碩堂大藥房購買了一盒價值2880元的海路寶牌海參。回家後馮先生發現該海參包裝盒上竟然有兩層標簽,而且生產日期並不一致,他懷疑是有人擅自改變了生產日期。而且,海路寶牌海參的宣傳頁中,有入駐央視網商城的字樣,而此行為是央視國際網絡有限公司明令禁止的。對此,青島豐碩堂醫藥連鎖有限公司的汪經理告訴信網,此事他已經與供貨商青島海之道商貿有限公司進行了溝通,由於其更換產品新名稱,便在舊標簽上直接貼上了新標簽。對於宣傳問題,王經理表示正在調查,如果屬實,將嚴肅處理。

  豐碩堂大藥房出售的海參包裝發現異常

  2016年11月29日,馮先生在青島市市北區同興路的豐碩堂大藥房購買了一盒價值2880元的海路寶牌海參準備回家食用。在拆開包裝的過程中,馮先生發現該海參包裝盒上的標簽有點異常,比平時標簽要厚很多。

  “我就試著撕開看一下,發現第一層標簽下面竟然還有一層標簽。而且兩個標簽上的生產日期也不一致,外面的生產日期是2016年7月26日,里面的日期年份已經被撕掉了,剩下的部分模模糊糊能看見7月20日。”發現這個情況後,馮先生認為有人擅自改動生產日期,自己購買的海路寶牌海參很有可能已經過期了。“如果真的是已經過期了,我們又吃下去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該海路寶牌海參還有一點讓馮先生非常質疑,其包裝中自帶的宣傳頁上標明,海路寶是央視網商城入駐品牌。但是經過馮先生查詢後發現,該行為是被央視國際網絡有限公司明令禁止的,“其中一份央視國際網絡有限公司的聲明中表示,除自己公司外,其他公司或個人未經批準均不準使用,已經獲得授權的公司或個人未經其批準,無權向任何其他公司或個人授權使用任何與央視國際網絡有限公司相關的品牌LOGO。”馮先生說。

  豐碩堂:正在調查此事

  根據海路寶牌海參包裝得知,委托商為青島海之道商貿有限公司,被委托加工商為青島國林海產食品有限公司。

  對此,青島豐碩堂醫藥連鎖有限公司的汪經理告訴信網,這個事情他已經接到了相關的反饋,也已經與供應商青島海之道商貿有限公司進行了溝通。

  “海之道商貿公司對於這個事的解釋是產品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由於換了產品的名稱,所以也就貼上了新的標簽,兩個生產日期則以最新的標簽為準。在進貨的時候我們會對產品進行檢查,但是有時候做不到那麼仔細。對於馮先生所說的宣傳問題,我不是很了解,現在將繼續調查。”汪經理說。

  那麼此事將如何處理,汪經理告訴信網,目前只有一兩家藥店還有海路寶牌的海參,公司將對其全部進行下架處理,並且調查供貨商青島海之道商貿有限公司的宣傳是否存在問題。“如果青島海之道商貿有限公司的宣傳真的存在問題,我們將根據與其簽訂的合同追究它的責任。”

  而包裝中標明的被委托生產商青島國林海產食品有限公司海產部的工作人員則稱公司並沒有與青島海之道商貿有限公司建立過合作,並質疑其冒用了青島國林海產食品有限公司的名稱。

  對此,信網多次致電青島海之道商貿有限公司,但是其電話始終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ADVERTISEMENT

  合肥路工商所已立案調查

  信網了解到,此事已經交由青島市市北區合肥路工商所處理,負責處理此事的工作人員稱已經立案調查,正在收集證據。

  “我們現在要確定的就是這個海路寶牌海參是舊產品貼上了新標簽,還是舊包裝貼上了新標簽,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性質。如果只是舊包裝貼上了新標簽,里面產品是新的,那麼我們會根據相關規定勒令供貨商進行整改。如果是舊產品、舊包裝貼上了新標簽,那麼就比較嚴重了,很有可能已經過期。這個就屬於食品安全問題,我們將交由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來處理此事。”該工作人員說,信網將繼續追蹤報道此事。

 

  近兩年,黃燜雞米飯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自製的醬料是黃燜雞米飯的主要配料之一,使用量巨大,有不法分子瞄準了這個市場,製造假醬汁送進黃燜雞門店。送一批次的貨,貨款就高達6萬元。讓人吃驚的是,造假的“李鬼”膽大包天,不僅偽造這家公司的黃燜雞醬料產品,還將其門店作為銷售目的地。案發後,責任人已經被警方控製。

  李鬼造假賣給李逵

  向媒體實名舉報的是南京彭德凱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打假專員彭先生告訴記者,長期以來,他們公司的黃燜雞米飯門店所用的醬汁都是自己公司生產和安排配送的,但是前不久,有門店的店員卻告訴他,店里有人前來推銷醬汁,也是黃燜雞醬汁,而推銷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為店里配送雞肉的人——鄭某,他送完雞肉之後,又推銷醬汁。

  這一招“偷天換日”很大膽,不少不知情的門店紛紛中招。接到舉報後,彭先生立即趕到門店進行調查,發現他們不僅僅隻送進了一家門店,而這些所謂的“彭德凱黃燜雞調味醬汁”並非該公司生產,該公司暫時也未授權生產。很顯然,產品是被人假冒和仿製了, “李鬼”跑進了“李逵”家的門店里直接推銷。食品安全讓人擔心彭先生告訴記者,目前看來,這款產品的來路不明,信息全都是假的。彭先生擔心,這樣的產品,一旦出現問題,追溯起來肯定有問題,而且,將整個產業鏈置於危險之中,如果消費者吃出了問題,那麼自己的所有門店也都將受害,更為讓人憂慮的是食品安全問題。為了摸清這些假冒醬汁的來源,記者展開了調查。經過多次跟蹤走訪發現,這些假冒的醬汁,經常在南京市鼓樓區幕府山一帶進行交易。12月5日晚,一批假冒產品被送到了鼓樓區五塘百貨集貿市場進行交易。記 者見到了假冒醬汁的供貨人鄭某,鄭某表示,他們是很少送貨的,一般情況下都是發物流,成本低,風險小,這批貨共計1萬多元。那麼,這些貨究竟來自哪裏呢?記者又進行了進一步跟蹤。12月15日下午,一批假冒產品又來到了五塘百貨集貿市場進行交易。記者立即向鼓樓區市場監管局進行了舉報。一次送貨量達6萬元在接下來的被查獲的送貨現場,貨物共計5萬多元,但是前來送貨的並非鄭某本人。產品一共34箱。為了不打草驚蛇,同時為了快速偵破案件,轄區派出所民警立即出動。一路民警跟蹤上了送貨人的車輛,看其最終回到哪裏,而另一路民警待命,隨時準備前往造假窩點。

  但是民警跟蹤了近2個小時,下午近5點時,這輛車也沒有返回造假窩點的跡象。為了抓住有利的行動時間,民警決定立即采取行動,在夫子廟附近控製了送貨的兩人。經詢問得知,這些貨來自江寧區湖熟街道的一個社區,為此,另一路民警立即趕往該地址。

  但是,當民警到達時,鄭某已經離開了家。經打聽,這套房子正是鄭某臨時租住的。透過窗戶,廠家打假專員彭先生發現房間里還有沒有銷售完的假冒醬汁,標簽和正品很像。

  當事人已涉刑事犯罪

  因為鄭某已經離開了家,在房東的見證下,鎖匠打開了大門。進入大門記者發現,這里有幾十桶做好的成品醬汁沒有賣出去,還有沒有使用完的標貼和塑料桶。這里的生產規模很小,生產工具也非常簡陋。

ADVERTISEMENT

  彭先生告訴記者,現場看來,包括條碼、QS、商標、地址所有都是假冒的,“包括手機號碼都是冒充我們的”。

  出租房屋的居民告訴民警,當初此人前來租房子的時候,講明用途是居家,但沒想到房子里竟然藏著這麼多造假的東西。民警對相關嫌疑物品進行了扣押。

  目前,假冒彭德凱黃燜雞調味醬汁供貨人鄭某已經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警方初步掌握,鄭某近幾次的假貨交易金額達到了6萬多元,已涉嫌刑事犯罪。該案件在進一步調查當中。

 

  近日,一項刊登在國際雜誌JAMA Oncology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初步研究,對在相同癌症患者中進行的兩項新一代遺傳測序試驗進行對比,結果發現兩項測試結果可能存在明顯的不同。

  每年遺傳檢測用於對數千名癌症患者進行測試;對癌症相關的遺傳改變進行臨床測試目前正處於不斷發展之中。

  因為研究者需要更好地將患者同有效的療法進行匹配,研究者解釋道,這些測試目前用來針對腫瘤的特性開發靶向作用的藥物,當然有些測試報告有時候也會告訴科學家們停止試驗。

  然而研究者表示,目前針對個體而言並沒有闡明不同測試檢測結果的相似性如何;本文研究中我們就進行了這項研究,首先我們對接收來自兩個檢測平台報告的癌症護理實踐社區的9名患者進行研究,兩個研究平台分別為:FoundationOne和The Guardant360,第一個檢測平台能夠對腫瘤樣本進行檢測來對315個癌症相關基因以及28個其它的易於重排的基因進行特性分析;

  而第二個平台能夠通過對患者的血液進行分析來檢測釋放到癌症患者血液中遊離DNA的水平,該平台能夠對70個基因進行檢測。

  在其中一名患者中,兩種測試方法均未發現任何遺傳改變,剩下的患者則存在45個遺傳改變,而兩種平台僅僅發現了10個(22%)遺傳改變,對於兩名患者而言,兩個平台出具的報告並無匹配的結果;在8名攜帶鑒別出的遺傳改變患者的檢測報告中共提到了36種可能的療法藥物,其中兩種檢測方法僅能夠對9種藥物在相同患者機體中進行研究;

  而在其中5名患者中,所推薦的藥物中並沒有重疊現象。

  研究者指出,本文研究表明,遺傳測試結果或許因測試的應用方式而明顯不同,由於兩種類型的測試方法每年均對很多癌症患者進行了檢測,因此研究結果在臨床上是具有相關性的。相比The Guardant360平台而言,FoundationOne平台或許能夠對更多的遺傳改變進行檢測,但研究者將兩種檢測方法的不一致性歸結為其它原因。研究者認為,至少有其它兩項研究結果相似,其中一項基於腫瘤組織取樣,另一項研究對比了血液和腫瘤的檢測方法。

  為了改善新一代測序檢測在癌症療法的臨床可用性,研究者表示,他們後期還需要通過更為深入的研究來對比在更多患者機體中進行的測試結果。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