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進口食品無中文標簽 “退一賠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百貨店陸續購買了萬餘元的進口食品,之後發現部分商品包裝上全是看不懂的“洋文”,沒一個中國字。消費者以這些食品沒有中文標簽為由,將銷售商告上了法院,要求退還貨款並支付10倍賠償金。

  今年4月10日至5月28日,住在餘姚的陳先生陸續在我市新城大道的某百貨店內購買了奶粉、啤酒、紅酒、零食等進口食品,總價值13564元。“在送朋友和自己使用時,這些進口食品除1瓶甘蔗汁、2罐彼樂啤酒、1盒玉米味牛奶外,其餘都沒有中文標簽標識。”陳先生認為,這違反了《食品安全法》的規定,於是在6月初起訴銷售商要求退貨退款,並索賠135640元。

  面對不久前店里大客戶的突然起訴,銷售商岑女士表示,自己店里的進口食品均通過正規渠道進貨、不會存在質量安全問題。她提到,由於部分客戶喜歡不貼中文標簽的商品,這樣買回去送人更感覺洋氣,所以店里未將有些中文標簽直接貼上,而會放在包裝箱里。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經過原、被告和法官三方一一核對,發現除了陳先生提到的3樣商品,另還有4瓶赤霞珠紅酒的中文標簽也是齊全的。

  為證明涉案產品符合質量安全標準,岑女士拿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入境檢驗檢疫衛生證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口貨物報關單等證據。但由於涉案產品種類繁多,百貨店平時對相關證書、單據的保存又欠注意,導致一時無法找到部分涉案產品對應的證書和報關單。

  到了10月,陳先生變更了訴訟請求,要求退還除了中文標識完整的紅酒等價值700元的商品外,其餘12864元商品全部退貨退款,並賠付價款3倍賠償金38592元。判決前,陳先生和岑女士均同意由法院居中協調。最終,雙方在權衡自身利益後選擇各退一步,案件以調解結案。

  據悉,根據《食品安全法》第97條規定:進口的預包裝食品、食品添加劑應當有中文標簽;

  依法應當有說明書的,還應當有中文說明書。標簽、說明書應當符合本法以及我國其他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食品安全國家標準的要求,並載明食品的原產地以及境內代理商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

  “銷售進口食品無中文標簽的,屬於《食品安全法》第148條規定的經營者銷售明知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食品的情形。”該案承辦法官說,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10倍或者損失3倍的賠償金;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1000元的,為1000元。

  但是,食品的標簽、說明書存在不影響食品安全且不會對消費者造成誤導的瑕疵的除外。

  “進口食品銷售商應按相關法律法規為商品貼上中文標識。”承辦法官提醒,同時,平時要注意完整保存所售物品的出入境檢驗檢疫衛生證書、海關進口貨物報關單等證明,不僅可以讓消費者買得放心,也是對自身權益的保護。

  12月1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發布《關於食品安全行政處罰法律適用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對如何準確理解適用《食品安全法》有關條款,嚴格依法行政等問題做了進一步明確。

  《通知》指出,《食品安全法》是規範食品生產經營活動及其監督管理的基本法律,《行政處罰法》是規範行政處罰的種類、設定及實施的基本法律。各級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在食品安全具體執法實踐中,應當綜合運用《食品安全法》和《行政處罰法》的相關規定,切實做到處罰法定、過罰相當、處罰與教育相結合。

ADVERTISEMENT

  《通知》明確,《食品安全法》對食品安全嚴重違法和一般違法行為的行政處罰作出了不同的規定,各省級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要進一步規範行政處罰自由裁量製度,統一執法尺度,避免畸輕畸重。

  《通知》要求,《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明確了四種可以給予行政處罰從輕、減輕的具體情形,同時還規定了違法行為輕微並及時糾正,沒有造成危害後果的,不予行政處罰。各級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在行政執法中,可以按照上述從輕、減輕及不予處罰的規定執行。

  此外,《通知》還要求各省級食品藥品監管部門積極推動地方立法工作步伐,進一步做好食品安全監管工作。

  雖然自2009年食品安全法頒布以來,各有關的政府部門、企業,在提升中國整體食品安全水平方面做出巨大努力,也有了明顯的進步,“但我們廣大消費者是不領情的,仍然認為我國食品安全問題很多,一點也沒改進”。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君石向在場的聽眾描述了這樣一個無奈的現實。

  他認為產生這一現象原因之一就是風險標準比較薄弱,“風險交流是一塊短板”。

  2016年12月5日,科信食品與營養信息交流中心(以下簡稱“科信中心”)與國際食品信息中心聯合在京舉行了食品安全培訓交流會,探討風險傳播現狀與發展趨勢,會上發布了一本重磅學術成果——《食品安全傳播指南》(下稱《指南》)。

  國家食藥總局食品安全監管三司杜曉曦副司長、工業和信息化部消費品工業司高延敏司長、農業部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局程金根副局長、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進出口食品安全局於文軍副局長等出席了會議並講話,他們對《指南》的意義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時介紹了本部門在食品安全風險交流方面所開展的工作。

  《食品安全傳播指南》是以美國食品安全風險傳播為實例,詳細介紹了如何有效地規劃和實施食品安全傳播,旨在提供有效的食品安全傳播方面的原則和方法。科信中心完成了中文版編譯工作。

  “這是我們和國際‘對標’的最好方式”,高延敏司長認為《指南》的頒布很有意義,有利於看清我國在食品安全方面跟國際還有多少差距,還有多少值得繼續改進和完善的。

  “整個社會食品安全風險認知的水平不夠高,但是關注度卻異常的高。” 杜曉曦副司長這樣總結食品安全交流所面臨的社會狀況。

  科信中心首席顧問包大躍則認為,我國政府風險認識與大眾的風險感知之間缺乏有效交流,形成巨大真空。同樣,公眾感知與專家觀點之間也存在巨大差距。因此,了解和認識國外優秀的傳播經驗非常關鍵。

  “謠言和誤導性信息給社會帶來的危害已經超過食品本身不安全因素的健康危害”,陳君石多次強調。他認為,目前的一大難題是如何向公眾傳播相關信息時做到不在食品供應的安全性、監管部門治理食品鏈的能力、以及食品企業生產安全食品的承諾這三方面對消費者的信心造成損害。

  陳君石說,在大多數語言中,“風險”一詞使消費者產生恐懼和焦慮。因此,風險往往被視為壞事。因為“風險”這個詞所具有天然的負面屬性,容易使風險交流成為負面信息的載體,從而激化消費者對食品的緊張和擔憂。

  他發現,現在很多地區的“風險”交流似乎更加打擊消費者的信心,讓消費者對食品更加恐懼,甚至會造成消費者對於政府部門未能解決問題而感到憤怒。但不交流並非解決之道,隻會造成謠言與虛假信息的滋生更加猖獗。

ADVERTISEMENT

  換個詞可能是個好主意。

  陳君石在大會上提出一個新的理念:應該將從“食品安全風險交流”轉變為“食品信息交流”,這樣“有利於重塑消費者對食品供應的信心,並減少政府對交流的顧慮”。

  對此,中國食品工業協會副秘書長馬勇也高度認同,他認為發生的許多案例,並不屬於食品安全風險的內容,但是如果不進行信息交流,可能被公眾誤認為是食品安全風險問題。

  據台灣“中央社”消息,台灣消基會5日公布市售薑黃粉抽檢結果,其中竟檢出損害神經系統的鉛達1600ppm,為標準值的8百倍,60公斤成人攝入超過0.14克(約1/16茶匙)就超標,當中還含鉻380ppm,懷疑摻工業用成份。

  台灣消費者文教基金會5日召開薑黃粉、咖哩粉抽檢發布會,會中公布有2件鉛的驗出值分別為標準值的2倍、800倍。

  台消基會指出,今年8到9月在雙北市各類銷售渠道、中藥店及網絡購物購樣30件,包含薑黃粉19件、咖哩粉11件;標示方面,僅 1件未標廠商名及內容量,但成份問題可大了。

  台消基會公布,除了重金屬鎘都沒驗出;竟然有 2件在台北市迪化街的中藥行購得的薑黃粉樣品,都驗出鉛,分別為4及1600ppm,是衛生福利部食藥署所定標準2ppm的2倍、800倍。

  台消基會根據美國環境保護署(EPA)的資料指出,鉛的每日容許攝取量為 0.0036毫克/體重(公斤),據以換算,體重60公斤的成人,重金屬鉛的每日容許攝取量為0.216毫克;而1茶匙(5毫升)薑黃粉約為2.3克。

  台消基會並說,若以這件(鉛1600ppm)薑黃粉樣品計算,一個體重60公斤的成人,每天隻要攝取超過0.14克(約1/16茶匙),就會超過每日容許攝取量。

  消基會又說,為了解鉛是否來自違法添加工業染料鉻酸鉛,即俗稱的“鉻黃”,消基會進一步檢驗又發現,之前驗出1600ppm鉛的樣品,鉻含量也高達 380ppm;而食藥署的“天然食用色素衛生標準”,未針對重金屬鉻訂出限量標準,但有訂出重金屬總含量須在40ppm以下;呼籲食藥署快下架、依法徹查。

  消基會補充,“鉻酸鉛被列為第二類毒性化學物質,有致腫瘤、生育能力受損、畸胎、遺傳因子突變或其他慢性疾病等作用,只能在工業上使用,絕不可添加於食品中。”

  鉛攝入過量可能會影響兒童的腦部發育以及傷害神經系統,導致產生智能下降、生長遲緩與過動等問題;而成人鉛中毒時,則會出現肌肉及關節的疼痛與高血壓、頭痛和頭昏眼花的情形,影響記憶力與注意力。

  鉻分為三價鉻與六價鉻,三價鉻是人體必需營養素,但六價鉻則具有毒性,若吸入高濃度的六價鉻,會損傷呼吸系統,長期暴露於高濃度六價鉻的環境,可能會損傷生殖系統,並有致癌的可能,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與美國國家環境保護署(EPA)都認定六價鉻為致癌物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