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高校餐廳抹布回收剩菜 將立案處罰

ADVERTISEMENT

  11月24日,有微博網友在網上曝出這樣一段視頻,視頻中食堂工作人員將桌子上的剩菜收回餐盤後又重新進行出售,據網友稱,事情發生在山東工商學院的第一餐廳。

  25日,生活日報記者食藥監部門了解到,目前涉事窗口已停業,當事人被禁止在校從事餐飲業,食藥監局將按照食品安全法有關規定進行立案處罰。

  餐廳用抹布回收剩菜再賣

  24日下午,網友 @山東新聞哥

發布消息,並上傳了一段視頻。視頻顯示,一名穿著紅色工作服的男子一手持抹布將桌台上的食物抹進另一手持的菜盤里,隨後倒進還冒著熱氣等待出售的菜肴上。25日,生活日報記者電話聯系了山東工商學院,校方宣傳部王老師表示,視頻中的情況的確屬實,山東工商學院共有三個餐廳,視頻中的事情發生在第一餐廳的二樓。在就餐時,偶爾會出現菜被撒在台子上的情況,而負責打菜的食堂窗口人員將撒在台子上的菜重新用抹布收到了大盤子里,再倒回盛菜的盤子中進行出售。對此,王老師說學校已經對於視頻中涉事窗口工作人員做出了處理。

  校方回應情況屬實並處罰

  記者也從山東工商學院實名認證微博“山東工商學院微博協會”看到其發布的《關於第一餐廳“二樓大菜窗口”的處理決定》稱,11月24日15時,學校接到第一餐廳“二樓大菜窗口”將售賣掉落在售餐台上的食物重新回收的視頻,學校對此進行調查得知視頻屬實。

  該處理決定稱,根據《山東工商學院食堂管理規定》對涉事餐廳窗口立即停業,當事人王某民、鮑某餘不得繼續在學校所有餐廳從事餐飲服務。第一餐廳疏於管理,負有重大監管責任,令其負責人寫出深刻檢查,並等待學校進一步處理。

  調查後,學校立即召開了各餐廳經理會議,通報了相關情況。要求各餐廳舉一反三,查找問題,采取積極措施,加大排查力度,全面加強學校食堂食品衛生安全管理,進一步規範經營行為。

ADVERTISEMENT

  當地食藥監局:將按法律規定立案處罰

  那麼,煙台市和萊山區食藥監管理部門的處理意見是什麼呢?

  25日,煙台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告訴生活日報記者,“得到相關消息以後,我局立即聯合萊山區市場監管局,第一時間趕赴現場進行調查處置。”

  萊山區食藥監局工作人員對生活日報記者介紹說,經現場調查,網絡視頻中反映的是山東工商學院第一餐廳二樓“川魯香風味炒菜”供餐窗口的員工在操作過程中,將油炸土豆條從一個容器向售賣容器傾倒時,不慎撒到操作台面上,用抹布將土豆條收攏後,重新放入售賣容器。“該校已經按照學院食堂管理有關規定,終止了該窗口的經營權利。”

  與此同時,煙台市食藥監局和萊城區食藥監局對山東工商學院第一餐廳其他供餐窗口從食品原料購進、索證索票、餐飲器具的清洗消毒等方面進行了全面檢查。

  對存在食品操作間環境衛生差、從業人員健康證未能當場提供、食堂食品安全現場管理以及相關食品安全培訓學習不到位、不重視,從業人員食品安全意識淡薄等問題,依法下達了責令改正通知書,對網絡視頻中反映該餐廳存在食品加工人員操作不當的問題,將按照食品安全法有關規定進行立案處罰。

   李一花了4年時間,從“道士”成為“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手掌煎魚”“水下閉氣”“鋼針穿臂”“生吞燈泡”,李一的故事里充滿了“神跡”。但他以及他的鼓吹者都刻意回避著李一道長最大的神跡:4年的道士修成中國道教界的最高領袖。

  這其實便是李一“成仙”的秘密所在:李一“成仙”的過程,是一個破綻百出、屢次違規操作的過程。但從沒有人去過問過。方方面面一路圍觀這樣一個神仙修成、卻保持沉默。這才是發生在我們這個時代最值得玩味的“神跡”。

  我從重慶市經偵部門了解到的情況是,紹龍觀原本就是李一為了賴賬、轉移資產所耍的花槍。當年李一賴賬不還,卻把錢轉移到縉雲山修建了道觀。因為現行的法律規定,宗教活動場所不能查封拍賣。李一捏準了這一點。

ADVERTISEMENT

  從1998年到2006年,8年間,一個沒有任何宗教身份的人,在縉雲山建了一個道觀,廣收門徒,卻沒有宗教主管部門去過問過。這是多麼神奇的事情啊。

  依據《道教教職人員認定辦法》,教職人員應該是向“所在地道教協會提出”認定許可。即,李一應該是向重慶市道教協會提出申請。但他卻到千里之外的江西龍虎山完成了皈依,又由上海城隍廟的陳蓮笙完授他一度牒(通俗講即道士從業資格證)。然後,再風塵仆仆回到重慶當紹龍觀的主持。這麼神奇的事情,也沒人問過。

  從氣功大師到雜技團負責人,再到企業家,再到今天的國學大師、養生專家、道教領袖。李一的每一次轉身都恰到好處。想一想和李一同一時代的大忽悠們,多已紛紛落馬,為何李一能在險惡的江湖中,以精妙的身段存活至今?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權利對騙術的迎合:不是因為騙子的狡猾,而是因為我們的監管太滯後。

  一則是主管部門的瀆職,一則是名人、媒體的糊塗。李一不是李小龍,他的這份江山,不是靠他的單槍匹馬打下來的。我們能看到一系列的身份運作,媒體,名人,肉麻到幾乎讓人眩暈的吹捧,多少人參與了道長的形象工程啊。

  李一肯定是不干淨的,但千里迢迢上山去找李一的信徒,卻大多懷著干淨的念想

  省食藥監局近日出台《湖北省小餐飲經營許可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辦法》),將於12月1日起實施。

  據《辦法》,小餐飲經營許可分為餐館、快餐店、小吃店、飲品店、蛋糕店5類。在保證食品安全前提下,參照國家食品經營許可條件,《辦法》相應降低了小餐飲經營許可標準,簡化了申請資料和審批流程,將從業人員健康管理等事項列入監管範圍,主動為小餐飲服務提供者減負。

  小餐飲經營許可實行一地一證原則,即同一經營者在兩個以上地點從事小餐飲經營活動的,應分別辦理小餐飲經營許可證。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將統一印製發放《小餐飲經營許可證》,市州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製定本地區小餐飲經營許可審查細則,縣市區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具體實施許可管理工作。

ADVERTISEMENT

  據介紹,此前我省實施的是小餐飲備案製,要求所有小餐飲經營者必須申請並辦理小餐飲備案登記證。由於缺乏法律表述,備案製難以為小餐飲提供合法身份,也無法為監管部門提供執法依據。該《辦法》的出台,有利於將小餐飲納入規範監管軌道。

  監管小餐飲 不再左右為難

  湖北省小餐飲眾多,無證小餐飲占據相當份額,這些小餐飲遊離監管之外,存在食品安全隱患,如何將其納入監管軌道?為實現有效監管,我省在全國率先推出小餐飲許可證製度。

  記者采訪時,襄陽一家小面館的胡師傅正在困惑中。由於沒有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其面館屬於“黑戶口”。“做餐飲沒有合法身份,就像開車沒有駕照,一旦因食品安全被舉報,將受重罰。”胡師傅總是擔驚受怕。

  那為何不到食藥監部門備案?胡師傅解釋:備案隻是到監管部門登記並建立檔案,與其備案還不如辦個證。

  同樣,經營小餐館的李師傅稱,備案要求也不低,比如環境、設備要求和辦證差不多,因此,不少經營者處於觀望中。

  對監管部門而言,備案製也存在監管風險。“備案門檻如果過低,會增加公共食品安全風險。但設置過高,經營者難以達到,就會選擇不備案。”天門食藥監局監管人員周華彬說。

  據介紹,備案隻是為小餐飲建立檔案,將其納入監管視野,並不意味著食品安全隱患已消除。由於備案製不能構建監管框架,小餐飲治理難以進入監管軌道,各地不得不多次開展“運動式”整治。“但‘運動’過後,無證小餐飲又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以往經驗告訴我們,對於無證小餐飲,假如不能有效‘收編’,就會成為打而不絕的‘遊擊隊’。而小餐飲許可製為經營者提供了逐步升級、進而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的可行路徑,也為監管人員執法提供了依據。”省食藥監局相關負責人認為。

  據悉,小餐飲經營許可管理辦法試行半年後,將全面實施,所有小餐飲經營者將被納入監管軌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