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心臟大血管肺癌不適合伽馬刀射波刀治療

ADVERTISEMENT

目前各類放射治療腫瘤的“刀”層出不窮,伽馬刀,射波刀,TOMO刀;總之都是一種精確放療設備,通過影像學定位將放射性X射線及伽馬射線集中照射腫瘤達到治療作用。顧名思義,伽馬刀是伽馬射線,射波刀與TOMO刀都是X射線,因爲射線不同引導的方式不一樣因此“刀”的叫法不同。通過較爲短時間的射線能量聚焦在腫瘤上而達到治療效果,因爲不用開刀治療時間較短而受到越來越多的醫院推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而現實是中國目前的醫療市場及醫療秩序比較混亂,包括體部伽馬刀在內的醫療設備的使用準入製度不健全,有的使用操作人員整體水平不高,適應症掌握不當以及存在商業炒作和受經濟利益驅使等不良現象是客觀存在的。
體部伽瑪刀未被中國衛生部認可,目前大部分都只是在中國大陸非衛生部管理的醫院系統內使用。

ADVERTISEMENT

回到我們的題目,爲什麼靠近心臟大血管的肺腫瘤不適合做伽馬刀射波等刀呢?伽馬刀射波刀治療這類腫瘤首先要做治療計劃,在影像系統中勾畫出治療範圍輸入放療設備電腦中,然後通過較短時間射線能量聚焦於腫瘤從而達到治療效果。但是心臟及肺是活動的,尤其心髒的跳動使得這些“刀”的定位根本達不到既能完全覆蓋又不損傷心臟肺的目的,造成放射性損傷,覆蓋範圍大肯定造成心肺損傷,範圍小又達不到治療目的,而且對於大於5公分的腫瘤常規人體能承受的照射劑量又很難達到治療效果。
一般來說照射劑量一次達4~6Gy或累積劑量達40~60Gy即可出現心臟損害,其中損害以心包炎及心肌炎最多見。其發生率與放射治療的劑量也呈正相關,有關人員觀察到照射劑量越大,間隔時間越短,則心肌損害的發生率就越高,反之發生率就越低,兩者呈明顯的劑量依賴性。
而伽馬刀射波刀等“刀”恰恰是數次即達到治療劑量,因此發生放射性心臟病機率非常大。我們確實也遇到過伽馬刀治療緊貼心臟肺癌後發生急性心肌梗塞導致心衰死亡的案例。也遇到過靠近大動脈伽馬刀治療不徹底而採用冷凍消融治療案例,也遇到過射波刀治療靠近肺門肺癌後半年復發案例。
我國著名神經外科專家王忠誠院士曾經指出,伽馬刀技術不能濫用,必須嚴格掌握適應症。王忠誠表示,適應症的把握是伽馬刀治療效果的關鍵,也是區分伽馬刀中心優劣的標準;把握伽馬刀適應症的態度,就是對待患者的態度,也是對待生命的態度。醫生應始終堅持把患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儘量爲每一位患者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法。爲追求經濟利益,無限擴大伽馬刀適應症,對患者來說,意味著極大的醫療風險。
然而我們對於伽馬刀射波刀治療肺肝腫瘤並非持否定意見,而是需要嚴格掌握指證,靠近心臟大血管的肺癌或者轉移癌患者請慎用伽馬刀射波刀等短時間大劑量的放射治療。目前除外手術切除外治療肺腫瘤的手段很多,射頻消融、冷凍消融、微波消融等都是很好的局部治療手段,尤其對於靠近心臟大血管的肺腫瘤,冷凍消融有很好的適應症,只是因爲操作技術水平要求高而只能在國內極少數醫院開展,限制了它的作用發揮。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