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娭毑一次買了1萬多元保健品 老伴氣得要離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少老年人熱衷購買保健產品,最近,70歲的劉娭毑又花了14000元,訂購了一些保健品。她老伴郭大爺發現後,兩人為這事鬧得要離婚。

  “家里花錢的事,她都不跟我商量,還騙我,這日子過不下去了。”昨日,郭大爺告訴記者,讓他起離婚念頭的,是因為劉娭毑買了保健品後,口頭上答應去退款,實際上沒去,卻把私藏在家的現金拿出來騙他,說已經退款了。

  劉娭毑的保健品是訂購的,付了款暫時沒拿到貨。昨天下午,經記者協調,劉娭毑到經銷商處拿回了貨款,老兩口終於言歸於好。

  拿“私房錢”稱是保健品退款

  劉娭毑有腰酸背痛的毛病,5年前,她聽了一堂保健品講座,從此開始熱衷購買保健品。最初是購買幾百、上千元的保健品,後來消費越來越高,每次要買5000元以上。原本恩愛的老夫老妻,因為購買保健品的事,逐漸起了爭執。

  “這麼多年,我為這事和她吵過架,倒不是因為心疼錢。”昨日,73歲的郭大爺告訴記者,他是一名退休醫生,從專業角度來分析,老伴想靠這些保健品“延年益壽”是不靠譜的,他不想老伴一次次受騙。

  此前,劉娭毑曾生過一次病,但她不肯去醫院,認為吃保健品就能治病,最後病情加重,在醫院住了半個多月,但她仍舊認為自己吃保健品還不夠多。

  郭大爺說,一次次爭吵後,劉娭毑有所收斂。直到3天前,他去銀行查賬時發現,賬戶里少了14000元。劉娭毑承認,她拿了這筆錢買了保健品,兩人因此又鬧矛盾。一番爭吵後,劉娭毑答應去退款。

  “我知道她在家放了2萬元現金,那次吵架後,她就偷偷從那疊錢里拿了14000元騙我。”郭大爺說,昨天上午,劉娭毑拿出14000元告訴他,保健品已經退款了。但他偷偷地檢查了劉娭毑放在家里的“私房錢”,發現隻剩6000元了,劉娭毑隻好承認,她並沒有去退保健品。

  進展:經銷商已將貨款退回

  “我跟她說,要是不把這些保健品退掉,我就和她離婚。”郭大爺說,他沒想到,這話一出口,劉娭毑氣得衝出家門,還把手機給關了。

  郭大爺隨後出門尋找老伴,最後才發現,劉娭毑是去女兒家了。

  “實際上,我們早勸過媽媽,不要再買保健品,但媽媽根本不聽。”昨日,郭大爺的女兒告訴記者,每次勸說後,母親便覺得自己受了委屈,最終她也不敢勸了。

  劉娭毑是在蘆淞區一家公司購買的保健品。由於劉娭毑付了款,尚未拿到產品,經記者協調,經銷方已將貨款退還。

  對此,蘆淞區工商分局工作人員表示,這家公司已通過相關部門審批,出售的保健品屬於正規產品。

  雖然老兩口言歸於好,但私下里,劉娭毑偷偷問記者:“我都這麼大年紀了,花自己的錢買點東西圖個心安,怎麼就不行呢?”

ADVERTISEMENT

  保健食品是食品的一個種類,具有一般食品的共性,是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者以補充維生素、礦物質為目的的食品,保健食品適宜於特定人群食用,具有調節機體功能,不以治療疾病為目的,對人體不產生任何危害。

  保健食品一般有特定的食用範圍(特定人群),而一般的食品無特定的食用範圍。藥品是治療疾病的物質。保健食品的本質仍然是食品,雖有調節人體某種機能的作用,但它不是治療疾病的物質。藥品在維護我們的身體健康中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藥品是防病治病保護人民健康的特殊商品,我們的身體一旦受到疾病的侵擾都必須使用藥品予以調節或治療,才能恢複健康。

  有機食品、綠色食品、無公害農產品

  可不是一回事

  有機食品指來自於有機農業生產體系,不使用化學合成的農藥、化肥、生長調節劑、飼料添加劑等物質,根據國際有機農業生產規範生產加工、並通過獨立的有機食品認證機構認證的一切農副產品,包括糧食、蔬菜、奶製品等。

  綠色食品指按特定生產方式生產,並經國家有關專門機構認定,準許使用綠色食品標誌的無汙染、無公害、安全、優質、營養型的食品。

  無公害農產品指產地環境、生產過程和產品質量符合國家有關標準和規範要求,經認證合格獲得認證證書並允許使用無公害農產品標誌的優質農產品及其加工製品。

  打著免費體驗的幌子,實則是推銷保健品;忽悠消費者買保健品的時候喊“爸媽”,發現不實用想要退貨馬上翻臉……近日,豐台、東城等區工商部門接到多起老年人消費引發的糾紛,提醒市民注意此類陷阱。

  假借免費體驗推銷

  近日,豐台工商分局長辛店工商所執法人員在巡查過程中,發現一居民樓底商有個名為“全民康科技”的店鋪。店內,六七位老人正在體驗一款名為“紅光治療儀”的儀器,店內掛有該儀器的介紹及一些保健品的廣告。執法人員檢查時,該店工作人員現場不能提供任何經營手續。工作人員介紹,該店只是一家免費體驗店,不做任何經營,公司為回饋廣大消費者,特設此店讓老人免費體驗公司的最新產品——紅光治療儀,老人一天可免費體驗活動兩次。

  然而,對現場的老人進行詢問後發現並非如此。雖然可以免費體驗紅光治療儀,但部分老人在工作人員的推銷下,花費數千元購買了保健品。執法人員勸走了老人,並責令該店關閉,攜帶相關材料到長辛店工商所接受處理。

  購買容易退貨難辦

  家住東城區的王阿姨今年82歲,日前因心髒不適住院,經檢查醫生建議其進行心髒搭橋手術。但王阿姨堅持要求出院,聲稱自己回去吃保健品就會康複。後經醫院和親屬多次勸說才同意進行手術,並表示想退掉剛買的3萬元保健品。此時,王阿姨的女兒高女士才知道,母親從前幾年開始陸續購買和服用保健品,並為此花了60多萬元。“我們平日工作繁忙,回家陪伴母親的時候較少,而保健品推銷人員經常對老人噓寒問暖,給了老人更多的關懷,才使得母親對保健品推銷人員深信不疑。”高女士曾多次找到商家協商退貨,但對方以各種理由拒絕退貨。最終經過工商部門協調,才順利退貨。

  老年消費糾紛增多

  據東城工商分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類似的投訴東城工商分局每個月都要經曆幾起。“隨著近年來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口老齡化,老年消費者群體不斷擴大。隨之而來的是老年消費糾紛的增多。”東城工商分局通過對消費投訴的數據分析發現,近年來的老年消費糾紛主要集中在預付費購物卡、保健品、分時度假、養老旅遊、投資理財、藝術品收藏等幾個方面。為切實保護老年消費者群體權益,近年來東城工商分局不斷創新工作方法,將保護端口前移,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2013年至今,東城工商分局、東城區消協與東城區老齡委合作,依托社區建立了38個“老年消費維權指導站”,為老人提供消費指導和維權服務。3年來,老年消費維權指導站共指導老年人消費79例,完成消費維權服務52起,共為老年消費者挽回經濟損失40餘萬元。此外還選取高齡老人較多且多為失獨、空巢及鰥寡老人的和平里七區社區作為試點,選取了20位老人與消費維權誌願者結為“一對一”的幫扶對子,幫助老人開展送法入戶、跟蹤服務、先行賠付、受理投訴等消費服務。

ADVERTISEMENT

  中國保健協會最新的調查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每年保健品的銷售額約2000億元,其中老年人消費占了50%以上。

  調查顯示,超過65%的老年人使用過保健品。在保健品獲得渠道中,老年人自己購買的比例達到了近40%。

  在購買渠道中,有近66%的老年人因公司推銷、廣告宣傳而購買保健品。

  平時省吃儉用的老年人,買起保健品卻一擲千金。在購買保健品時,許多老年人不知不覺中進入了一個個看似並不高明的騙局之中。變相推銷高價保健品的欺詐行為越來越多,打著專家講座的幌子、施以小恩小惠贈送禮品、噓寒問暖的溫情牌……各式花招頻出,讓大量老年人被“忽悠”後卻仍舊深信不疑。

  占 便 宜

  每天拿禮品免費領“藥品”

  早上7點30分,72歲的北京劉婆婆都要準時出門,去參加保健品的“研討組”討論。

  在劉婆婆的女兒看來,老人如被洗腦了一般,不停地參加,也不停地買回從未在市面上見過的“藥品”。

  一個多月前,劉婆婆買回來一瓶液體鈣,藏到了櫃子里,每天早上就偷偷地喝一小杯,生怕被子女看到。女兒無意間翻找物品時發現了這瓶液體鈣,仔細觀察後發現,藥瓶上沒有任何的批號,“看著也很粗製濫造的,一個療程卻要兩三千塊錢。”

  劉婆婆家在一個老小區,小區外就有一間主營保健品的小店,但是名稱並非保健品商店,而是“某某健康協會”。

  平常,健康協會里擠滿了老年人,有的老年人拿著筆記本認真地記錄著,劉婆婆與其他老年人一樣,期待著通過這些保健產品能夠遠離疾病。

  老年人聽一次課給發點毛巾、掛面等小禮品。“有的時候,還送一小袋米,一小盒雞蛋,可是老年人就願意占這樣的小便宜。”劉婆婆女兒說,在小恩小惠之後,便開始忽悠老年人掏錢買產品。“我發現之後,勸過老太太,但是死活都不聽。”

  劉婆婆有些醒悟,“洗腦了”幾個字,她一直掛在嘴邊。但是,在免費得到了藥品小樣幾天後,劉婆婆開始掏錢買液體鈣等保健產品。“我們都對這些深信不疑,覺著是有作用的,但是花了那麼多錢,又不敢讓兒女們知道,只能偷偷地用。”

  裝 權 威

  “專家”站台“大夫”指導

  76歲的徐大爺,有多年糖尿病史,並伴有心髒等疾病。只要聽到能治自己病的藥,他都願意去試一試。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