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放任“失眠”可能帶給你的煩擾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別放任“失眠”可能帶給你的煩擾
ADVERTISEMENT

  訪東城中醫醫院國家級名老中醫王今覺主任

  王今覺

  國家級名老中醫 主任醫師 碩士生導師

  第三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畢業於北京中醫學院中醫系,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學研究員,從醫40餘年,應用獨創的中醫學“望目辨證診斷學”和“辨病症醫藥學”理論與方法,臨床診治內、外、婦、男、中醫眼科等各科疑難雜病和常見病。出診時間:周二、日下午,出診地點:東城中醫醫院。

  現今社會,生活節奏加快,人的精神壓力逐漸增大、亞健康狀態漸漸變得嚴重,其中失眠就是一個非常擾人的亞健康病症。失眠形成的原因多種多樣,有的人會因為居住生活的環境改變而導致失眠;有的人可能因為焦慮、煩躁不安或情緒低落、心情不愉快等引起失眠;還有一些受外在因素,如生活的打擊、工作與學習的壓力、未遂的意願及社會環境的變化等,導致神經系統的功能異常,造成大腦功能障礙,從而引起失眠;另外服用藥物,大量飲用含有中樞神經興奮劑——咖啡堿的茶、咖啡、可樂類飲料等也會引起失眠。總之,失眠的原因多種多樣,但是無一例外的就是會給生活和工作帶來難以避免的影響,嚴重者可能還會精神失常;頑固性的失眠,還會給人帶來長期的痛苦,甚至形成對安眠藥物的依賴,而長期服用安眠藥物又可引起醫源性疾病。所以失眠問題不容小覷,應當在生活中重視起來,嚴重者要及時就醫調治。

  關於失眠方面的問題,我們專訪了東城中醫醫院國家級名老中醫王今覺教授。王教授是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員,第三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畢業於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專業,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國中醫研究院(現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華本草》籌備組”成員。在其研究領域,王今覺教授提出了“辨病證醫藥學”思想,主張在辨清疾病之後,必須辨清“證候”。關於“病”和“證”的關係,王教授進一步指出,“證”是“病”的一部分,是疾病具有個性的部分,隨同“病”一起出現,不獨立於疾病之外、不與疾病平行、不包括疾病而是聯屬於“病”,並被疾病包括的可供引征為據的具有個性並隨時變化的情狀特征。“證”不能代替“病”。他強調,應當明確的是,醫家在臨床中是“治病”而不是“治證”。僅僅以“證”作為用藥依據而不辨清所患疾病,將難以獲得滿意療效,甚至會延誤診治。

  失眠雖小 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卻不小

  小小失眠看似不算啥,有人認為不就是簡單的睡不著覺嗎?王今覺教授表示,失眠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其實很多的疾病都是因為失眠而致。首先,睡眠質量的好壞,常常影響到人的心境,不好的睡眠會導致人心境煩躁、焦慮不安,而且失眠還會進一步致使人體的免疫力急劇下降,因而讓許多疾病趁機找上了健康的人群,像精力不濟、記憶力欠好、胃病、抑鬱心境等疾病,長期失眠都可導致。其次,失眠會嚴重影響人的大腦思維,好的睡眠讓人神清氣爽,思維活絡,可是長期的失眠,大腦一直處在工作狀態,無休息時間。會嚴重影響工作效率。

  再者,皮膚問題的頻頻出現,也與失眠聯系很大,尤其是很多愛美女性,睡眠質量的好壞甚至牽涉到一天的生活狀態。研究發現如果沒有好的睡眠,皮膚就會變得粗糙、暗沉,嚴重時還會導致毛細血管阻塞,使得皮膚中的血液循環出現問題,進而影響皮膚的營養吸收,減少皮膚壽命,加速皮膚老化。

  獨創“望目辨證”診斷法 讓診斷獨具慧眼

  “望目辨證”一詞在以前的中醫典籍中是不存在的,這一詞彙是王今覺教授首創的。早在1960年,年輕的王教授就一邊上高中,一邊拜師學習中醫學。初學中醫的新奇以及家傳淵源讓王教授對華佗的一系列中醫典籍愛不釋手,在學習和閱讀過程中,一本家學典籍《證治準繩》中華佗的一段話吸引了王教授:“目形類丸,瞳神居中而前,如日月之麗東南而晚西北也。內有大絡六,謂心、肺、脾、肝、腎、命門各主其一;中絡八,謂膽、胃、大小腸、三焦、膀胱各主其一;外有旁支細絡,莫知其數,皆懸貫於腦,下連髒腑,通暢血氣往來,以滋於目,故凡病發,則有形色絲絡顯見,而可驗內之何髒腑受病也。”這段華佗關於望目診病的論述,讓王教授甚為欽佩和好奇,對於從眼部就能診查出許多疾病充滿了向往,從此就在心中種下了對望目診病學科發展傳揚的種子。

  高中畢業後王教授考上了北京中醫學院,在北京中醫學院中醫系中醫專業畢業後,被分配到了新疆邊境地區支援醫療事業,一年之後,陸續在公社、縣、專區各級醫療機構從事中醫和西醫內、外、婦、兒、眼科等各科臨床醫療,兼作教學、基礎理論與文獻研究、開展巡回醫療、流行病學普查與中藥資源普查,長期從事基層臨床醫療與藥學實踐,積累了大量臨床經驗,為他日後深入研究中醫望目診病學科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後來的從醫過程中,王教授每看一位病人,都會細心觀察病人的眼睛,結合西醫診斷和中醫證候診斷,琢磨病人所患疾病與眼睛之間的關聯,逐漸總結出獨特的王氏“望目辨證診斷學”理論和方法。方法一經創出,在日常診病中漸漸顯示出不凡的優勢,王教授常常通過“望目”就可以知道病人所患疾病病位,迅速了解病因,明晰病機,從而明確病性和病勢,診斷出“證候”。王教授對此運用得心應手之後,又發明了一種新的診療形式,有些病人因為身在外地或者國外,無法親自找到王教授診治,王教授就讓病人拍攝“白睛”部位的照片,根據照片判斷病人症狀,每次都很準確,深得病人信賴。多年的研究,終於讓王教授擁有了一雙別具一格的“慧眼”。

  如今“望目辨證診斷法”已經不再停留在一個診斷方法的層面,教授的著作《望目辨證診斷學》已經出版發行於世。這意味著“望目辨證診斷學”已經成為一門系統學說被繼承傳揚下去,也為後來的很多中醫學學者學習中醫學提供了又一條通途。這本書是王今覺教授分析50餘年研究成果,耗時12載完成的心血之作。書中關鍵內容附有插圖和彩色照片1000多幅,都是王今覺教授多年學術研究積攢的照片,有些照片可能拍攝年頭已有數十載,可謂珍貴至極,著作圖文並茂,便於實際應用,具有極強的臨床使用價值。它是國家出版基金項目推介圖書,是極具權威性的中醫學術類圖書,有自己獨立的理論系統,對中醫診斷學有著突出的實用性貢獻。全書由兩位國醫大師路誌正教授、顏正華教授和中國中醫科學院常務副院長劉保延教授三人共同作序,可見其學術價值所在。

  中醫調理髒腑機能 辨證分析論治失眠

  王今覺教授在采訪中說,根據傳統中醫理論,失眠主要病機為髒腑機能紊亂,尤其是肝、心與腎的溫陽功能和滋陰功能失和、氣血虧虛、陰陽失調等。失眠可以是一個獨立疾病,也可以僅是某種疾病的一個症狀而表現於疾病全過程之中。失眠常伴有頭暈、頭痛、心悸、健忘、情緒異常等。從中醫學角度看,失眠有虛證,有實證,而虛實夾雜證較為多見。而思慮勞倦、久病暗傷、內邪擾動、外感實邪是導致氣血陰陽不足或失調,以致神魂不安而失眠的主要病因。

  在長期的臨床實踐研究中,王今覺教授提出了用辨病證思想治療失眠的方法,即辨識疾病“核心特征”以及與其密切聯屬的“個性情狀特征”而診斷疾病和證候,采用核心方藥和隨證方藥“辨病證論治”。他說,當失眠是某些疾病的一個症狀時,治療其原發疾病,失眠即獲愈。此時,失眠多為實證,也有虛證或虛實夾雜證;當失眠是一個獨立的疾病時,則以虛證以及虛實夾雜證多見。臨證時應辨清髒腑虛實、陰陽氣血虛實、是否有兼夾病邪等。

  王教授曾經治過一個52歲的病人,來時半年來入睡困難,進行性加重,偶爾出現徹夜不眠,伴有心煩起急,胸悶氣短,頭暈頭痛,曾在西醫院檢查,各項指標均在正常範圍,但是症狀不時發生,甚是困擾。王教授詢問後得知,病人近兩周還出現胸悶氣短、心慌憋氣、健忘等症狀,觀其舌質,其質暗淡、舌邊有齒痕,舌苔白略厚,脈細。王教授診為氣虛血淤夾濕型失眠,按益氣活血、祛濕安神方劑治療,服藥7劑,再次複診時,症狀基本全消。

  在失眠用藥方面,王今覺教授既嚴格遵循中醫辨證理論,也在中醫理論指導下適當參考現代藥理研究成果選用藥物,運用辨病證思想治療。當失眠是某些疾病的一個症狀時,以治療其原發疾病為主,酌用治療失眠方藥。例如,表熱失眠按表熱證論治,里熱失眠按里熱證論治,可酌情配伍相關藥物。

  在采訪最後,王今覺教授說:“除藥物治療外,在日常生活中,應可從心理、運動、飲食等各方面積極防治,如增強心理適應能力;早睡早起,勞逸適度;根據個人情況適當鍛煉;做針灸和按摩治療;飲食以清淡為主,戒除煙酒等。”(記者 楊可 祝鳳嵐)

 

ADVERTISEMENT
(責編:許心怡、權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