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齡女星”偏愛的冷凍卵子技術 真的安全嗎

ADVERTISEMENT

  冷凍卵子技術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究竟如何,它又是否能夠為女性奪取自主生育權的鬥爭提供支持?

  《紐約時報》上刊登了一位女士的文章,她後悔沒能及時要一個孩子。她在文中對一位37歲的女士,以及讀者呼籲道:“去凍卵吧,就現在!”

  據說,越來越多的健康女性開始選擇冷凍卵子。盡管沒有官方數據,兩家大型生育中心的數據指出,從2010年起,尋求自主凍卵的女性數量每年都在翻倍,而輔助生育技術,尤其是體外受精的實施案例在過去十年中也已經翻倍。

  凍卵和體外受精的增長其實是全球人口變化趨勢的體現:全世界的富裕人群都在推遲生育。根據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的數據,2012年,35歲及以後才初次生育的美國女性人數比40年前增長了8倍。這種趨勢也創造了一個規模極大的產業:在《嬰兒產業》一書中,前哈佛大學經濟學家、現巴納德學院(Barnard College)院長 Debora Spar 估計,美國的生育產業在2004年的價值約為30億美元,其中體外受精和生育藥品占據了24億美元。在2006的文章中,Spar 預測市場的下一個明顯增長點在於,將服務從不孕女性(占美國女性的15%)向健康可孕女性的擴展,她們將會非常願意通過凍卵來規避未來的生育風險。

  2014年10月,美國全國廣播公司 NBC 稱蘋果公司和 Facebook 公司將向選擇自主凍卵以延遲生育的健康女性員工支付2萬美元的補貼,此事在網上引起熱烈討論。支持者認為這是為事業型女性提供的一個大膽的新型權利;而反對者認為這是一種自私的舉措,以昂貴並有風險(他們認為)的措施來延長女性工作時間。

  經過此事,這些科技公司有效地宣傳了這種新型生育技術,使人們更加相信,對於一位無子女、30多歲、有能力支付相應費用(僅藥物和取卵過程的花費為1萬到1.5萬美元)的女性來說,冷凍卵子將成為一個順理成章的選擇。

  凍卵有哪些風險?

  對於很多人來說,凍卵似乎是一件“謹遵醫囑”即可的事。然而在這場辯論中,人們忽視了凍卵的效果和風險都是尚未明確的。畢竟,卵子冷凍還是新科技。

  迄今為止,全世界只有2000個嬰兒是通過低溫凍卵技術出生的。早期數據稱凍卵是一個女性在40歲以後生育子女的最佳賭注,但把凍卵描述成可靠的生育保險,會使女性過分依賴於這種還在改進中的技術。

  凍卵的技術難點在於解凍卵子。“已經有上百名女性向我詢問凍卵技術。”謝迪格羅夫生殖醫學中心(Shady Grove Fertility)和美國卵子銀行(Donor EggBank USA)的首席胚胎學家 Michael Tucker 說。自從他在1997年發表了一篇關於老式凍卵技術的文章,潮水般的來電便向他湧來。那時,胚胎學家還在使用“慢速冷凍法”,而他和該領域其他人員逐漸發現,這種方法是不可靠的。作為人體最大的細胞,卵子是高度液態的;它在冷凍過程中會形成冰晶,而冰晶會使卵子在解凍時開裂。

  在20世紀90年代末,科學家開始發展新的“玻璃化冷凍法”。先將卵子脫水,加防凍劑,再在低溫下速凍,防止它形成冰晶並提高成功解凍的幾率。在過去的十年里,玻璃化冷凍法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慢速冷凍法。有了它,Tucker 可以“更自信的說:是的,我們能提供穩定優質的生育服務”。

  謝迪格羅夫生殖醫學中心里通過凍卵技術誕生的200個嬰兒支持了這種說法,但 Tucker 和其他醫生一樣,認為凍卵的成功與否和機構的選擇關係極大。玻璃化冷凍需要相當的技巧,Tucker 說這個過程要求操作者擁有協調的操作和精準的判斷,他補充說:“我們有26名胚胎學家,而我隻信任其中6位的玻璃化技術,還有4位即將勝任。”曾經負責全國範圍內玻璃化冷凍操作培訓項目的 Tucker 說,他相信還需要至少4年才能使全部的診所都可以提供穩定的結果。“這聽起來有點兒自吹自擂,”Tucker 承認,但他並不是唯一一個作出這樣謹慎評估的人。

ADVERTISEMENT

  1.Science:纈氨酸缺乏會耗竭造血干細胞

  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來自美國斯坦福大學醫學院和日本東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一種耗盡造血干細胞的飲食方法可能使得在不適用化療或放療的情形下進行骨髓移植是可行的。

  研究人員證實一種缺乏必需氨基酸纈氨酸的飲食能夠有效地耗竭小鼠體內的造血干細胞群體,從而允許這些小鼠成功地接受來自其他小鼠體內的造血干細胞移植。他們也在實驗室中證實人造血干細胞會受到纈氨酸缺乏的影響,這提示著同樣的治療也可能在人體中發揮療效。

  在這項新的研究中,Yamazaki、Nakauchi和他們的同事們測試了特定氨基酸的存在或缺乏對造血干細胞的影響。他們發現在實驗室盤碟中,缺乏纈氨酸或另外一種氨基酸半胱氨酸會使得小鼠造血干細胞生長變得不可能。

  隨後,研究人員構建出僅缺乏這些特定氨基酸的小鼠食物,並且給小鼠喂食這種食物4周的時間。他們發現缺乏纈氨酸的飲食而不是缺乏半胱氨酸的飲食會耗竭這些小鼠體內的造血干細胞。

  Nakauchi說,“不同於纈氨酸,半胱氨酸不是一種必需氨基酸,這意味著機體自身能夠製造一些半胱氨酸。然而,我們所需的所有纈氨酸來自我們的飲食。”

  2.Science新研究更新對抗原表位的認知 “罕見”抗原表位或有大作用

  細胞會有規律地進行蛋白質分解,不管是對體內來源的蛋白,還是外部來源的蛋白,比如病毒和細菌。這些蛋白分解之後形成的小片段叫做抗原表位,被呈現在細胞表面就像一面面旗幟,這樣免疫系統就能夠對它們進行掃描。如果它們被識別為外來物質,免疫系統就會摧毀細胞防止感染擴散。

  在一項新研究中,來自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大約三分之一的抗原表位是“拚接”表位。這些拚接抗原表位一直被認為很罕見,但是科學家們現在通過一種新方法發現了大量拚接抗原表位。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國際學術期刊Science上。

  在這項新研究之前,科學家們認為細胞將蛋白序列切割成片段用作信號肽,依次呈現在細胞表面。但是這種細胞機製也會通過切割蛋白質不同位置的兩個片段,隨後將它們接合在一起打亂了原來的蛋白質序列,創造出新的序列,也即拚接多肽。

  科學家們很早就知道拚接抗原表位的存在,但是一致認為這種情況非常罕見。這項新研究表明拚接抗原表位確實組成了信號抗原表位的很大一部分:它們組成了全部抗原表位的大約四分之一,占抗原表位多樣性的30%~40%。

  這些額外的抗原表位能夠讓免疫系統獲得更多信息,也為疾病檢測提供了更多可能性。但是由於拚接抗原表位是混合序列,它們可能與健康信號分子存在序列重複,因此會導致健康信號分子被當作有害信號。

  3.Science:重磅!發現將煤炭釋放的有機化合物直接轉化為甲烷的產甲烷菌

  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來自日本國家高級產業科學技術研究院的研究人員發現存在一種能夠將煤炭釋放的有機化合物直接轉化為甲烷的細菌。他們描述了他們開展的實驗和他們發現的這種細菌。針對這項研究,來自荷蘭內梅亨大學的Cornelia Welte發表一篇觀點類型的標題為“A microbial route from coal to gas”的論文,解釋了這項研究及其影響。

ADVERTISEMENT

  負責對美國生育機構進行自我監管的美國生殖醫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Reproductive Medicine,ASRM)尚未做好對冷凍卵子商業化進行支持的準備。2012年,由於玻璃化冷凍法的成功和相對安全,ASRM 去除了凍卵的“試驗性”標簽。

  對女性來說,凍卵過程中的主要風險是由促排卵藥物引發的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它可以引起浮腫,更嚴重時會有小便不通和出血。ASRM 稱,如果不做胚胎移植,發生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的概率很低:在使用促排卵藥物的女性中,大約只有0.4%~2%會發生嚴重的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

  而更加嚴峻的問題是,依靠冷凍卵子出生的嬰兒所面臨的長期健康風險尚未得到確認。這項技術太新,還沒有足夠的長期研究對其提供支持,但是 ASRM 還是列舉出了近期研究中的一些正面結果。

  什麼樣的女性適合凍卵?

  ASRM 支持出於醫學原因的凍卵行為(主要是針對罹患癌症,並將在化療後喪失生育能力的年輕女性);而不支持為了延後生育時間而廣泛進行的自主凍卵。

  在對近1000篇文獻進行的調研中,ASRM 隻發現了4例對新鮮卵子和冷凍卵子進行比較的隨機控製試驗,而它們主要是來自高受孕幾率的年輕卵子提供者的臨床數據,而不是來自臨床中更常見的、30多歲女性的數據。由此,ASRM 總結認為,女性不應當依靠凍卵來延遲生育年齡,因為“沒有數據能夠證明此種凍卵行為是安全、有效、符合倫理、低情緒風險,並有足夠性價比的。”

  這就成了自主凍卵的第二十二條軍規:在足夠多的嚐鮮者參與試驗以前,它的真實有效性只能是個未知數。

  當然,在那些想要規避生育風險的年輕女性面前,ASRM 的說法還是過於謹慎了,以至於無法真正引起她們的思考。事實上,多個身為 ASRM 成員的生育診所,都在過去幾年中對自主凍卵進行了積極的支持。2010年,有143家生育診所宣稱可以提供凍卵服務,其中63家提供自主凍卵服務。提供自主凍卵服務的耶魯生育中心(Yale Fertility Center)負責人 Pasquale Patrizio 稱,這是一項很有前景的技術(該機構不是卵子銀行的成員)。Patrizio 重複了一個常見的論調:一名女性冷凍了卵子,她就凍存住了用那顆卵子懷孕的機會。他在看過 ASRM 年會上的一些確定性數據後說:“更多的數據就要出現了。”

  紐約大學生殖中心的 Nicole Noyes 醫生提供了上述數據:通過凍卵技術,紐約大學生殖中心已經有62例生育或懷孕案例,成功率為44%,與體外受精1/3的成功率相比,這個結果非常誘人。這62個案例中,有31例中的女性使用了她們自己的卵子。在這些案例中,使用25~34歲時冷凍的卵子的患者,在一個生理周期中成功懷孕的概率是42%,而在使用35~40歲、41~42歲時冷凍的卵子的患者身上,這一成功率分別為37%和33%。

  Noyes 表示,她可能會把上述結果修訂得更加保守一些。為了更保險,女性應該為一次懷孕冷凍20顆卵子;如果她們的年齡接近40,則需要經過大約3個生理周期,才能取到足夠數量的卵子。也就是說,想要以此懷孕的女性需要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當然,還有金錢。在紐約大學生殖中心,一套冷凍卵子的工序加上2年的貯藏期和3次解凍及使用卵子,目前大致需要39410~46560美元。

  需要更多數據支持的成功率

  Tucker 提供的尚未發表的數據與 Noyes 的結果相似:在謝迪格羅夫生殖醫學中心,98例嚐試用自己的冷凍卵子懷孕的案例中,有36例已經生育或懷孕。這意味著,女性有36.7%的概率可以通過凍卵體外受精懷孕或生育,這一概率以及成功率隨年齡變化的情況都與 Noyes 的結果相似。

  作家 Sarah Elizabeth Richards 在她為《華爾街日報》撰寫的文章《為什麼我選擇冷凍卵子(你也應該這麼做)》中引用了上述積極結果。在36~38歲期間,她以接近5萬美元的價格冷凍了70顆卵子。

  然而,來自更多診所的更大規模的數據則顯示,紐約大學生殖中心和謝迪格羅夫生殖醫學中心的高成功率只是個例。2013年的一項薈萃分析表明,1805名患者的2265次卵子解凍和胚胎移植結果中,成功率僅為 Noyes 形容的一半。對於一次移植3個胚胎的患者,35歲時一次性成功懷孕的概率是19.3%,38歲時為16.5%,40歲時為14.8%。凍卵的反對者用這組數據來宣稱:凍卵的失敗率太高了。

ADVERTISEMENT

  為了從這些相反的數據中得到更清楚的結論,我諮詢了 Kukluk Oktay。他是紐約藥物大學(New York Medical College)的生殖內分泌學家,以他在卵巢組織冷凍方面的革命性研究而聞名,這項技術可以為癌症患者提供生育保障。Oktay 對於2013年的薈萃分析被用於反對自主凍卵有些驚訝。他認為,這是一個比較保守的評估,因為這些數據來自不孕的患者,而她們本身就比健康女性更加不易受孕。盡管如此,他還是認為這項評估結果是患者可以得到的最有參考價值的數據。此外,他還認為像 Noyes 那樣,隻用少數案例就得出不同年齡卵子提供者受孕成功率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現在還沒有能夠真正說明自主凍卵是否能幫助女性保持生育能力的研究。”Oktay 說。就像 Patrizio 一樣,他告訴我這是因為,無論女性健康與否,她們都很少會在凍卵後真的回來解凍她們的卵子。所以盡管已有的數據看上去不錯,醫生仍然不能對此做出任何保證。

  由於目前還沒有對不同診所的統計項目進行比較的標準,這些數據就變得更加難以理解。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CDC)和 ASRM 的體外受精數據並沒有追溯到卵子冷凍的環節。它們都警告患者不要用它們的數據去比較和選擇診所,因為一些診所會回絕那些高齡、不孕的患者,或是在治療效果不佳時提前結束療程。在診所的選擇上,患者通常只能依靠那些不確定的風評。

  “你需要看一看第三方數據。”Gina Bartasi 說。她是卵子銀行的母公司 Fertility Authority 的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她在采訪中把選擇凍卵診所和選擇賓館進行了類比。卵子銀行可以方便地替女性比較不同診所的價格(紐約大學生殖中心單次凍卵的收費就比隔壁的康奈爾大學維爾醫院高出2400美元),但還無法對不同診所的成功率進行比較。

  Patrizio 說,最重要的是要讓患者知道,凍卵不是生育保險而只是“希望”。Oktay 告訴患者,“保險條款能夠保證你在房屋著火時得到賠款”,所以,“凍卵並不是一種保險,而是彩票”。他告訴患者不要依靠凍卵來延遲生育。“冷凍上你的卵子,然後假裝你並沒有這樣做過。”

  工作中的謝迪格羅夫生殖醫學中心工作人員,屏幕上展示的是一份成熟卵細胞樣品的高清圖像。

  解放女性的技術,還是更加深刻的社會偏見?

  在我所在的布魯克林地區,體外受精已經成為了一種新常態。隻要付出足夠的努力,花費足夠的時間、金錢和精力,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父母。卵子銀行將自主凍卵視為這一潮流的一部分,鼓勵女性掌控自己的生育命運。

  Richards 告訴我,她認識的凍卵女性會講起自己心理上的優勢,這部分是因為凍卵減輕了她們的婚戀壓力。“如果你相信這些凍存的卵子最終能夠生效,就可以生活得更加自信。”凍卵賦予了女性決定自身生活方式的權利,讓她們擁有更多選擇,從生理宿命中獲得解放。

  然而,這種賦權的背後卻體現了更為深刻的社會偏見。Emma Rosenblum 在她2014年的《彭博商業周刊》封面文章中發現,事實上,女性選擇凍卵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們尚未找到伴侶:“晚些生孩子?凍卵會真的能解放你的事業?”Noyes 的團隊對183位凍卵患者推遲生育的原因進行了調查,發現只有24%是出於職業考慮,而88%都提到她們還沒有伴侶。不論這個新選擇是否出現,女性仍然被期待成為母親,而如果沒能生育,社會和女性自身都會認為,她將後悔終身。而凍卵機會的出現,反而更加深了對女性的這一傳統期待。

  在對冷凍卵子進行了解的過程中,使我深受打擊的不僅僅是尚不明確的技術前景,更是因為我自身無法達到它所要求的心理狀態:我要相信這項技術去冷凍自己的卵子,卻不能相信它真的能改變我的人生選擇,它不能讓我真的去選擇延遲生育,真的去選擇不依靠男性而生育,真的去領養或者真的選擇不生育。我不知道我要怎麼做。

  我確定知道的是,我不願意為這項使社會問題更加嚴重的技術付費:有錢的女性可以選擇生育的時間和方式,而貧窮的女性則不可以;女性依舊被期待擁有一個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即便在不能生育的夫婦中有三分之一是因為男性的問題,無法生育依舊只是女性的錯,也必須由女性來解決。“這種感覺一直環繞著我,”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對她來說,凍卵讓她感到“孤單,羞恥,和無望”。

  我同樣確定知道的是,我不想陷入這樣一種命運,把我生命中平凡而明媚的一個月時間,奉獻給激素注射產生的浮腫、盆腔超聲、體重增加,以及對未來的深深憂慮。

  如果我選擇不凍卵,我將辜負了 Noyes、多位紐約時報作者,以及遛狗時遇到的鄰居的忠告,我將辜負了那些女性生育能力隨年齡下降的統計數據,辜負了市場上最好的現有技術解決方案。而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可能會因為無法生育而責怪自己。所以在我看來,凍卵不是生育保險,它只是能幫助你避免後悔的一劑偏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