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自檢不能代替防癌篩查 乳腺癌早診治超九成可康複

ADVERTISEMENT
原標題:乳房自檢不能代替防癌篩查乳腺癌早診治超九成可康複
ADVERTISEMENT

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近年來乳腺癌發病率在世界範圍內均呈上升趨勢。據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中心2013年公布的數據顯示,2012年全球有170萬婦女被診斷患有乳腺癌,52萬人因罹患乳腺癌而死亡。世界衛生組織預測,到2025年乳腺癌確診病例將超過1900萬例。

全國腫瘤登記中心發布的《2015年中國腫瘤登記年報》數據顯示,我國2015年新發乳腺癌病例已高達26萬例,死亡7萬例,位居中國女性所有腫瘤發病率之首。預計到2021年中國乳腺癌患者數量將高達250萬,發病率將從不到60例/10萬女性(55歲~69歲)增加到超過100例/10萬女性;55歲以上女性中每1000人就可能有一位罹患乳腺癌。

每年10月都是“國際乳腺癌防治宣傳月”,也稱作“粉紅絲帶月”。近年來乳腺癌防治技術上有何新突破?女性又該如何有效預防乳腺癌呢?為此,中國婦女報·中華女性網記者專程走訪了天津市腫瘤醫院和其他醫院的權威乳腺專家,為女性防治乳腺癌提供一些有益的建議。

我國乳腺癌發病率年增長3%,超半數患者發病還不到50歲

近年來乳腺癌也已成為我國女性發病率最高的癌症,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乳腺癌發病率增長速度是全球兩倍以上;尤其是在城市地區,乳腺癌在惡性腫瘤中占比為19%;且越來越呈現年輕化趨勢。《2015年中國腫瘤登記年報》顯示,我國登記地區女性乳腺癌發病率為37.86/10萬,占女性全部惡性腫瘤發病的17.10%;我國乳腺癌發病率正以每年3%的增幅持續上升,每年新發數量和死亡數量分別占全世界的 12.2%和9.6%;且我國25歲以上年齡段女性乳腺癌發病率迅速上升,在50歲達到高峰。

多方研究還顯示,我國女性診斷為乳腺癌的平均年齡更為年輕,相比於美國的平均64歲年輕了近10歲,我國乳腺癌多發年齡比發達國家要年輕近20歲。目前上海和北京的調查數據顯示,我國城市女性乳腺癌發病的第一個高峰年齡在45~55歲之間,第二個高峰年齡出現在70~74歲。57.4%的患者在被診斷為乳腺癌時還不到50歲,62.9%的女性被診斷為乳腺癌時還未絕經。

我國僅不到一成女性做過乳腺X線篩查,超八成乳腺癌患者發現時已是中晚期

複旦大學腫瘤研究所所長、乳腺癌研究所所長、複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大外科主任兼乳腺外科主任邵誌敏教授表示,早期乳腺癌往往不具備典型的症狀和體征,加之公眾意識和早期篩查的普及度不夠,乳腺癌其實不易引起重視。

邵誌敏教授提醒,女性患乳腺癌的風險會隨年齡增加而增加,30歲女性患乳腺癌的概率比40歲女性低0.5%;到了60歲,女性患乳腺癌的風險為3.5%,即每28人中就有1人可能患乳腺癌。總體上看,女性一生中患乳腺癌的概率竟高達12.5%。

還有調查發現,我國僅有5.2%的新發乳腺癌病例是通過定期乳房X線篩查發現的,而82.1%的女性發現患乳腺癌時已經有明顯症狀。而在美國通過篩查發現的乳腺癌患者比例高達60%以上。

目前,我國Ⅰ期乳腺癌病人的發現率為19.2%,這一數據在美國為47.5%。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腫瘤醫院內科主任徐兵河教授說,目前通過早期篩查確診的乳腺癌病例還非常少,僅有5%左右(根據北京地區篩查診斷的數據)。而81.4%的女性對乳腺癌的正確知識了解不夠,只有不到10%的女性曾接受過乳腺X光片檢測,乳腺癌早期診斷率不足30%。

此外,我國女性在乳腺癌治療方面也存在拖延滯後現象。統計結果顯示,有四成以上乳腺癌患者從診斷開始,拖延超過3個月時間再進行治療;甚至還有11.7%~17.3%患者的治療拖延超過了1年。

生活方式不健康、服用含激素保健品、壓力大、未婚不育等,都可誘發乳腺癌

重慶市腫瘤醫院乳腺中心徐發良副主任表示,年輕人的不良生活方式、使用含激素製品、飲食習慣、環境汙染、生活壓力、心理創傷等都是誘發乳腺癌的原因。

乳腺癌屬激素依賴性腫瘤,體內的雌激素水平的高低會影響乳腺癌的發生、發展,大量的雌激素會在乳腺組織中引起各種反應,就有可能導致乳腺癌的發生,約有2/3的乳腺癌和體內激素水平有關。

雌激素分內源性和外源性兩種。內源性雌激素與年齡、肥胖等因素相關,絕經前後婦女肥胖和低水平體育活動,也被認為是影響乳腺癌發病的危險因素之一。

而外源性雌激素主要來自於藥品與食物。很多女性覺得雌激素少了,女性特征就會不再明顯,人就會變老變醜。為了永葆青春,一些女性會打羊胎素、口服含雌激素保健品等。此外,一些食物中也被檢出含有雌激素成分或類似雌激素的成分,比如動物食品中的飼料殘留,植物性食物中的農藥、生長劑殘留等。

此外,女性的一些日常生活習慣也與乳腺癌的發生息息相關。近年來,不健康的生活飲食習慣造成乳腺癌概率明顯上升,乳腺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與人均消化脂肪量也有較強關係。有些長期從事辦公室工作的女性白領坐多動少,缺乏鍛煉,接觸陽光少,“高熱量、高脂肪”的飲食習慣,使酸性代謝物長期滯留在體內,導致體製的酸性化。大多數職業女性由於工作關係,長時間緊箍著乳罩,造成乳腺的組織液、淋巴液流通不暢,影響血液循環。還有些職業女性迫於工作壓力或追求事業的成功,過著單身貴族或丁克生活,不成家,不生孩子。這些不良生活方式都與乳腺癌的發病有關。

1.遺傳因素。有研究發現,其母親在絕經前曾患雙側乳腺癌的婦女,自身患乳腺癌的危險性為一般婦女的9倍,而且乳腺癌病人的第二代出現乳腺癌的平均年齡約比一般人提早10年左右。姐妹當中有患乳腺癌的女性,危險性為常人的3倍。但是,乳腺癌並不是直接遺傳,而是一種“癌症素質”的遺傳,乳腺癌病人的親屬並非一定會患乳腺癌,只是比一般人患乳腺癌的可能性要大。

2.月經初潮早或停經晚。大部分研究顯示,初潮年齡與絕經後乳腺癌發病有關。一項對1985年~2000年中國女生月經初潮年齡變化的研究顯示,我國城市女性的平均初潮年齡從13.09歲提前到12.78歲,平均每10年提前約2.5個月;鄉村女性平均每10年提前約4.6個月。研究還發現,絕經年齡大於55歲者乳腺癌的發生風險是45歲以前絕經者的1.22倍。絕經年齡越早,乳腺癌發病風險越低。

3.婚育。流行病學研究表明,女性婚而不育或第一胎在30歲以後亦為誘發乳腺癌的不利因素,特別是未婚者發生乳腺癌的危險為已婚者的兩倍。生育對乳腺也有保護作用,但僅指在30歲以前有足月產者。母乳喂養也可以降低乳腺癌發病率,婦女對孩子超過半年以上的母乳喂養可以降低5%的乳腺癌發病概率;母乳喂養時間的長短也關係著乳腺癌發病率的高低,哺乳時間太短,或隻用一側乳房哺乳,都可能誘發乳腺癌。通常來講,哺乳的最佳時間為一年。

4.電離輻射。乳腺是對電離輻射致癌活性較敏感的組織,而電離輻射的效應有累加性,多次小劑量暴露與一次大劑量暴露的危險程度相同,具有劑量——效應關係。日本長崎原子彈爆炸時的幸存者中,患乳腺癌的比例明顯增加,兒童及青少年時期接受過胸部放療的,長大後患乳腺癌的機會也會增加。

5.精神抑鬱和過度緊張。據調查,性格內向,精神長期抑鬱,壓力過大,都會對身體造成影響,從而導致體質的酸化。早期生活不幸福,也是導致癌症的重要因素。都市年輕女性面臨激烈的競爭壓力,精神長期處於應激緊張狀態,導致情緒上的不穩定、不平和。這些精神因素與不良生活方式加在一起,也會對乳房造成進一步傷害。

6.藥物。有些藥物如降壓藥利血平、吩噻唑等及甾體類藥物,都有增加乳腺癌患病率的可能。有些保健品、護膚品、化妝品中也含有激素或致癌成分,女性在使用中也要特別慎重。另外,空氣中的有害成分,蔬菜、水果上的殘留農藥等,也都具有不同程度的致癌毒物。

乳房自檢不能代替防癌篩查,早發現早治療,早期乳腺癌5年生存率超九成

天津市乳腺癌防治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天津市腫瘤醫院乳腺腫瘤三科科主任張瑾主任醫師在接受中國婦女報·中華女性網記者采訪時介紹,雖然我國乳腺癌發病率已居女性惡性腫瘤第一位,但死亡率僅在癌症死亡原因中排名第六。

張瑾指出,乳腺癌屬於治療效果相對較好的惡性腫瘤之一,如果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I期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可達90%以上,II期和III期患者10年生存率也能達到70%;部分晚期複發轉移的患者,還可以通過靶向藥物等治療手段,有效延長生存時間。以天津市腫瘤醫院為例,由於實施乳腺癌精準化治療,該院收治的乳腺癌患者五年無病生存率已達到90%以上,十年總生存率達到80%。其中早期乳腺癌患者5年和10年無瘤生存率分別為98.2%及94.5%。

張瑾還強調,乳腺癌發現越早,治療效果越好,這是公認的事實。國內III期乳腺癌手術五年生存率只有40%到50%,IV期則更低。由於部分女性防癌意識較弱、乳腺癌普查未能覆蓋全部人群等原因,我國婦女乳腺癌I期診斷率還不足20%,因此公眾提高健康意識,定期進行乳腺自檢和專業乳腺體檢很有必要。

在預防和發現乳腺癌上,網上有很多教大家如何自檢的方法,比如觀察乳房外形是否是正常的弧形輪廓,擠壓乳房或乳頭有無液體從乳頭溢出,觸摸乳房有無腫塊等。張瑾特別提醒女性,日常自檢是有必要的,能幫助部分女性發現乳腺疾病,但乳房自檢絕不可替代必要的防癌專業體檢。因為乳腺癌早期不一定會出現明顯症狀,靠自檢難以及時察覺,臨床上常發現有患者誤把乳腺癌早期症狀當作乳腺炎等其他病症,耽誤了最佳就診時間。在天津市腫瘤醫院每年6000餘例的乳腺癌手術中,早中期患者占了七八成,而其中自檢發現的早期患者還不到一成。而在乳腺癌專業體檢中發現的腫瘤患者,80%以上都是早期患者。

“乳腺癌的常規診斷方法包括醫生臨床觸診和影像學診斷,如鉬靶X線攝影、B超等,這些檢查手段都能有效檢出早期乳腺癌。”張瑾建議,35歲以下人群應首選B超檢查;35歲以上女性最好每年做一次正規的乳腺X線檢查,對於X線中腺體密度超過50%的女性還需要聯合B超檢查;對有乳腺癌家族史者、未育、月經初潮早或停經晚的乳腺癌高危人群,推薦在乳腺X線基礎上聯合B超或乳腺核磁檢查。

徐發良也建議,20歲以上的女性應每年進行臨床乳房檢查,40歲以上女性可每2~3年做1次乳腺鉬鈀檢查,50~69歲者每1~2年做1次乳腺鉬鈀檢查,70歲或以上女性每兩年1次乳腺鉬鈀檢查。

天津市腫瘤醫院乳腺腫瘤一科主任曹旭晨教授還建議,應將直系親屬中患有乳腺癌的40歲以下女性也納入年輕乳腺癌高危人群。“確定為高危人群後,也可以在25歲至30歲期間開始每年進行密切監測。”曹旭晨教授對記者強調。(記者 高麗 聞唱 朱芸)

    相關鏈接

    乳癌年輕患者首選保乳術乳房再造為患者重塑美麗

我國乳腺癌年輕患者數量較多,35歲以下年齡段患者約占10%到15%。這種偏年輕化的年齡分布使得我國乳腺癌患者對於“保乳”手術和“乳房再造”技術提出了更多需求,中國婦女報·中華女性網記者為此走訪了天津市腫瘤醫院的腫瘤專家們,請相關專家們介紹乳腺癌治療領域的新技術、新療法。

我國乳腺癌保乳術不足10%

“保乳”手術是根據乳腺癌病變情況切除含病灶的部分腺體組織,保留其餘正常腺體組織,並對腋窩淋巴結進行適當處理,使患者不必經曆乳房缺失的痛苦。保乳手術在保留乳房外形完整的同時,兼顧了術後的功能恢複,配合術後綜合治療,療效可以和乳癌根治術相媲美。但遺憾的是,我國保乳術並不普及。目前,歐美發達國家的保乳率達到70%~80%,而我國還不足10%,不及歐美發達國家的1/3;即使在北京或上海這樣的發達城市,保乳率也才從2005年的12.1%上升到2008年的24.3%。

其中一個原因是缺乏放射治療資源,尤其是在欠發達的鄉村地區。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國內乳腺癌患者的意識缺失,過於保守,主觀認為保乳術不如根治術做得干淨徹底,留下乳房就是留下隱患而拒絕接受此術式;同時也與我國乳腺癌患者確診時期偏晚,治療水平參差不齊以及後續放療增加醫療費用等客觀因素有關。

天津市腫瘤醫院乳腺腫瘤一科主任曹旭晨教授表示,保乳治療主要應用於0期的乳腺導管內癌和早期(I/II期)浸潤性乳腺癌患者,還可以用於新輔助化療後取得滿意效果的局部晚期患者。相信隨著醫學的進步,保乳的適應證將更廣泛。“我們倡導保乳先行的主要手術方式,並且已經形成了一套成熟的保乳治療方案,保乳率可達30%以上”,曹旭晨教授呼籲,推廣普及保乳手術需要在改變患者觀念和提升整體技術水平上多下功夫。

乳房再造為乳腺癌患者重塑美麗

“對於不能進行保乳手術的患者,也可以在乳腺癌手術的同時進行乳房再造,既減少創傷,也不影響後續治療。” 天津市腫瘤醫院乳腺腫瘤三科主任張瑾教授介紹。

關於乳房再造,天津市腫瘤醫院乳房再造科主任尹健教授表示,對乳腺癌患者實施乳房重建術,在保證局部控製的前提下,盡量恢複患者的形體美,既可滿足乳腺癌患者治療的需求,又可滿足患者對形體和心理治療的要求。

尹健教授介紹,乳房再造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即刻再造(即乳房切除的同時進行乳房再造),一種是延遲再造,最佳時機就是即刻再造。早期發現的單發腫塊乳腺癌,且乳房的腫物直徑不是很大適合進行即刻乳房再造。建議早期乳腺癌患者切除乳房手術的同時做再造手術,一方面不必經曆失去乳房的心理痛苦,一方面可減少住院時間和費用。如果不適合即刻再造,延遲乳房再造可於乳房切除術後6~9個月時進行,因為在此期間可以將化療及放療完成。某些晚期患者需要大量放療及化療,可待病情穩定後再考慮行延遲乳房再造。

尹健教授指出,乳房再造的手術方式,一種是應用自體組織,一種是假體乳房。“自體組織乳房再造是以自身組織為供區,采用組織移植的方法進行乳房再造,供區可來自腹部、臀部、背部等;假體乳房一般是矽膠材料。可根據患者的條件不同,與患者共同探討選擇乳房再造的方式。

乳房再造對於乳腺癌的複發有無影響?尹健教授表示,美國做過乳房切除術和乳房切除後再造手術的對比調查,數據發現兩類患者的生存期沒有區別,複發的比例和發現複發的時間也相同。“還發現做了乳房再造的患者比沒做再造手術的患者生存還有改善。”

“腔鏡下乳腺癌根治術”:治病美麗兩不誤

隨著乳腺癌患者的逐漸年輕化,一些年輕患者在生命質量和生活質量的選擇上更加難以抉擇。天津市腫瘤醫院在國內創新開展的“腔鏡下乳腺癌根治術”,給部分年輕乳腺癌患者提供了一個既可以治療疾病又可以留住美麗的新選擇。

張瑾教授介紹,“腔鏡下乳腺癌根治術”是在手術實施中,從乳暈下一個只有2厘米的小切口里借助腔鏡的輔助將乳腺切除。然後,通過在腋下的切口將完整切下來的乳腺組織取出來。再經過患者腋下的切口借助腔鏡系統的放大功能實現完整的淋巴結清掃後,最後將患者腋下的切口植入假體,固定假體,重塑患者乳房。

張瑾教授指出,“腔鏡下乳腺癌根治術”整合了乳腺外科、整形外科和腔鏡技術的優勢。它是借助內視鏡或內視鏡光源在直視或間接直視下完成乳腺癌仿根治術和乳房再造。這種新術式的切除範圍和傳統的乳腺外科手術切除範圍和完整切除腫瘤程度是一樣的,患者的治愈率也和傳統手術保持一致。但是,它卻將原來留在患者胸前10厘米左右的手術切口,一下縮小到2厘米和“隱藏”在患者的腋下,減少了疤痕對患者心理的影響。同台手術中同時完成的乳房假體再造,也大大減輕了患者手術後失去乳房所帶來的巨大心理創傷,實現了從身體微創到心理微創。

張瑾教授也提醒,盡管“腔鏡下乳腺癌根治術”有著諸多優勢,但卻有一定的適應範圍,即僅適用於早期乳腺癌患者。(記者 高麗 朱芸)

ADVERTISEMENT
(責編:許心怡、權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