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寒感冒如何速愈?

ADVERTISEMENT

目前,雖已雨水節氣,但南寧天氣乍暖還寒,感冒的病人非常多。考慮全國各地都有不少此類患者,因此我把我微博裏關於中醫治療感冒的幾個觀點以及可用的藥方整理一下,合爲一篇,方便諸位病友以備不時之需,自己可以依症選擇一付湯藥,往往也可一付藥而癒。題目就叫:風寒感冒如何速愈?意思是如何在一天之內治癒風寒感冒。

如果有人擔心中藥的毒副作用,或者對自己的病情不清楚的,建議找明醫面診一下。病友若找不到明醫,且實在不得已,欲自己嘗試用藥,我的觀點是儘量選擇明醫提供的藥方,且一定要掌握用藥量,用藥典所規定的常規藥量即可,用方可不必拘泥經方時方。網上的藥方極爲博雜,而且魯魚亥豕,真真假假,若濫用後極易引起不良後果。若有必要,可參考我的《選擇中醫》書中提供的藥方治療感冒,效果極好,不少網友都曾試用過,多能速愈感冒。經常有孩子媽媽來信,說照《選擇中醫》一書所提供的方子,半付藥就能治好自己孩子的感冒發燒,欣喜之情,溢於紙面。我也建議有孩子的父母不妨經常翻一下這本書,熟悉其中的幾個方子,至少小兒感冒發燒時可以鎮定自若,個人認爲不但省事,而且快捷有效。我此篇文章多不附藥量,具體藥量請參考《選擇中醫》第四章第二節《感冒的治療》一文。

一天之內治癒風寒感冒,這其實並不神奇,且在我看來反而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我自己以及我的家人、朋友、弟子們若感冒都是一天之內治癒。方法很簡單,開表祛邪而已。把汗孔打開,將陽氣鼓動起來,發發汗,透透邪,邪去而正自安。可以服湯藥,也可以針刺,亦或艾灸,推拿、拔罐等,不拘何法,取效爲本。我曾治療過近百例小兒感冒發燒,多可一付而愈,甚者亦不過三付。藥費極低,但療效極佳,且中醫治療感冒發燒愈後,精神更健旺,胃口更好,面色更紅潤,睡眠安好,手足暖和。特別是一些反覆感冒的孩子,經純中醫方法治癒後,反而不再容易感冒了。

1,桂枝湯,此方用於發熱、惡寒、鼻塞、頭或身痛、有汗、口不渴,無咳嗽。此湯需溫服,藥後要喝一小碗熱的米粥,以幫助藥力達到四肢末梢,之後全身會微微汗出,需蓋好被子,或多穿衣服,以免再受風寒。並需忌食生冷、黏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惡等物。

2,麻黃湯,此方用於發熱、惡寒、鼻塞、頭或身痛、無汗、或喘、口不渴,有或無咳嗽。此湯需溫服,藥後不需喝米粥,並需忌食生冷、黏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惡等物。用量需根據病情調整,適當加減更好。有心臟病者可用荊芥、防風、蘇葉以代替麻黃。若能配合鍼灸,效果更佳。有網友批評我的魯莽,說:“麻黃湯這樣峻猛的藥方,是這樣隨隨便便在網上發出來給別人參考用的麼?”其實,如果真正用過此方的人就應該知道,若能對證施用,療效極佳。臨牀上我所治諸多風寒感冒,若適用於麻黃湯,用之往往半劑知,一劑愈,其效如神。取效的關鍵既在於選方,亦在於藥量,否則效果大打折扣。因此,我強烈建議要對證用方,用合適的藥量,而不要濫服重劑湯方,以免傷損陰津。

3,大小青龍湯,症見發熱、惡寒、鼻塞、頭或身痛、無汗,咳嗽,若伴有口渴、黃痰、黃涕、咽喉疼痛的用大青龍湯,若伴有口不渴、白痰、清涕的則用小青龍湯。此二方都需溫服,藥後不需喝米粥。二方皆名爲青龍,龍得天地純陽之氣以生,藏於水而不離乎水。能明乎理,則方義自現。簡單來說,大青龍湯偏重於治療“寒包火”證,病人表現爲外有表寒,內在火熱,如病人正發高燒,卻惡寒怕冷,即是此證。小青龍湯偏生於治療外感寒溼證,病人感冒前多有淋雨或沾水之類的病史,其表現爲咳嗽、痰多且色清白。

4,小柴胡湯:外邪漸退,已不再發燒、惡寒,或有輕微的發燒,而不惡寒,或一陣子發燒,一陣子發冷,伴見口苦、咽乾、目眩、心煩、胸脅悶痛、食慾不振、噁心想吐,且耳鳴或耳閉,或偏頭痛的用此方。非感冒而有以上任何症狀,或莫名其妙地發燒,或女人經期感冒時,亦可服此方。

5,麻杏甘石湯,此方用於發熱、咳嗽、鼻塞、有汗或無汗、或咳或喘、口渴、黃痰、黃鼻涕的人。此湯需溫服,藥後不需喝米粥。多用於感冒風寒之後,外邪陷入肺中,出現肺熱症狀的,以咳嗽、喘急、發燒爲主要表現。西醫臨牀所見的支氣管炎、肺炎、支氣管哮喘多屬此方主治,且小兒多見。

6,葛根湯,此方用於發熱、惡寒、鼻塞、頭或身痛、無汗,且伴有口渴、咽喉疼痛、頸項強硬的患者。此湯亦需溫服,藥後要如服桂枝湯一樣喝點熱的米粥,並需忌食生冷、黏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惡等物。小兒如正在發水痘,伴有發燒、咽痛,用此方後既退燒,又祛水痘,邪氣外透,病即轉愈。

7,麻黃附子細辛湯,此方用於素體陽虛或三陰體質患者,感冒發熱,但熱度不高,伴無汗、畏寒、肢冷、口不渴、清涕,舌淡紅、苔薄白,或感冒持久不愈,或面色青白無華,隻要確定是陽虛體質且外感風寒,多有良效。其方可以溫養少陰元陽,使少陰溫而陽氣不脫,又能溫開太陽衛陽,使太陽透而寒邪得散,陽氣得足,敷布全身,內則涵養真陽,外則溫經禦寒,其邪自散,其病自愈。我認爲,對於所有的寒性病證來說,都可考慮用麻黃附子細辛湯來助陽祛邪。穩妥的用法是三味藥各十克,水煎服即可。比如受寒感冒出現鼻塞流涕的病人即可用此方。再如各種腫瘤都是陰寒內聚之證,適當地拔一下寒毒,頗有益於康復。再者,心臟病、高血壓、風溼、類風溼多與寒氣內伏有關,此方頗可治本。感冒發燒本屬小病,若經誤治,時會出現急性心肌炎、急性腎炎,甚至休克,即是外邪被壓入手足少陰層次了,此類病人亦可用此方。可以說,麻黃附子細辛湯就是祛逐手足少陰層次邪氣的最佳處方,臨牀極爲常用。

8,麻黃桂枝各半湯,用於感冒日久未愈,正氣略虛,邪氣勢減,但仍未解,此時營衛不和而復爲表邪閉鬱,病人表現爲面色紅潤,身體發癢,時而惡寒,時而發燒,類似瘧疾一樣,但熱多寒少,病情介於表實與表虛之間,若僅用桂枝湯治療,則礙於表鬱無汗,僅用麻黃湯,又恐出汗過多。麻黃桂枝各半湯既能調和營衛,又能開表發汗,融祛風散寒、透邪達表、調和營衛、疏通血脈、暢達陽氣於一方,剛柔相濟,因勢利導,達到小汗邪解而又不傷正氣的效果,頗合於感冒後期。若病友風寒感冒想自己用方,卻分不清該用麻黃湯或桂枝湯,或者既有麻黃湯的症狀又伴有桂枝湯的症狀時,則可選用此方。

若參照以上處方都不適合自己的症狀,那就考慮是否屬於虛人感冒,我在《選擇中醫》一書中提供了三個關於虛人感冒的方子,包括柴胡桂枝湯、玉屏風散及參蘇飲,病友可根據感冒症狀自己選用,此時需扶正解表,或補陽,或滋陰,或補氣。若在感冒的同時,兼有他病,或以上所提供的十二個處方都不適合自己時,則需明醫面診處方,在此就不推薦讀者濫服湯藥。

自2012年底開始,中國東部地區普遍出現了陰霾天氣。不少人出現感冒、咽痛、音啞、咳嗽等症,這是陰寒溼邪外侵,與肺氣相搏,正不能勝邪,邪氣鬱於肺竅,發爲諸症。需儘量減少戶外鍛鍊,以減少呼吸汙濁空氣。若無汗、咳嗽、有痰、畏寒,可考慮用小青龍湯開表祛邪。若有發燒,則可用烏梅白糖湯斂降木氣。若咽喉幹痛,則用桔梗甘草湯加玄蔘治之,若音啞則加訶子亦頗有效。

總之,治療風寒感冒一定要把握一個大原則:要把邪氣往外趕,而不是往裏壓。打開肌表毛孔,讓邪氣自內向外透出,纔是正法。中醫認爲,邪之來路亦即邪之出路。因此外感邪氣,需開表祛邪。比如牛進了屋子,正確的方法是打開門窗,從裏面向外趕牛。若關緊門窗去殺牛,估計屋子也被牛給毀了。若濫用寒涼藥物,封閉毛孔,試圖在體內殺邪攻邪,這是錯誤的治療。一則寒涼傷陽,導致正虛無力祛邪;二則正虛則邪氣易於內伏,結果邪氣自表入裏,輕微的外感表證被治成三陰虛寒重證。治風寒感冒的正確思路與方法:不能閉門留邪,要解表透邪;解表之法甚多,湯藥、針刺、艾灸、推拿、拔罐、刮痧、外敷等都可,不拘定法,隨人方便而施;若兼正虛需補正,正不虛則直接祛邪;感冒時最好服些熱粥,且需清淡飲食,注意休息,以補益中焦,調和營衛;發燒不可怕,濫用寒涼藥壓邪入裏更爲可怕。

另外,風寒外襲而感冒,若不想吃藥,還可以用熱水泡腳,或蒸桑拿,出一身透汗。或用電吹風吹暖風燙燙風池穴和風府穴。或喝生薑紅糖水或熱米粥發汗。此法溫補中陽,增加中焦生化之源,汗出而營衛自調。或用紙撚刺激鼻粘膜打幾個噴嚏。或肚臍貼敷中藥。小兒亦可用湯藥煎好洗個熱的中藥湯液澡。還可用貼敷療法,亦能速愈。一則,生薑、大蔥白及麻黃各適量,共搗爛如泥狀,貼於肚臍,上置熱水袋熨之,並蓋被取汗。二則,胡椒、丁香各7粒,碾碎,與大蔥白共搗爛如泥,塗於手心,雙掌相合,夾於大腿內側,再蓋被取汗。用此二法需配合喝點熱米粥,多蓋被子,汗出而感冒自愈。

ADVERTISEMENT

風寒感冒多會伴有發燒,因此,有人擔心地問我,孩子感冒發燒到了38.5度,要不要用退燒藥?我的觀點是:不用。單純用西藥退燒隻是緩解症狀,並沒有從根本上治療感冒。且發燒是人體正氣抵抗邪氣的自保反應。正確的治法是解表祛邪。讓邪氣退出機體,則不治燒而燒自退,標本同治,故能速愈感冒。再者,中醫退燒非常快,完全不需服西藥。至於會不會燒壞腦子,我認爲若實在擔心,或者對中醫有所懷疑,不妨及時服用西醫的退燒藥。這也是人之常情,我完全可以理解。

我治療發燒常喜用陶華的柴葛解肌湯,此方內含大青龍湯、升麻葛根湯、小柴胡湯、桔梗甘草湯及芍藥甘草湯五個方子,能同時兼顧外感邪氣的表、裏和半表半里三個病理層次,從而發而越之、清而透之、引而領之,直令邪熱無所循形。臨牀上若是善用此方,並適當加減藥葉、調理劑量,並煎服得法,最善退感冒高燒,用後一般不會熱退復熱。

其方:柴胡40克,葛根30克,白芷10克(後下),羌活10克,桔梗10克,生甘草5克,白芍10克,黃芩6克,生石膏50克,連翹30克。加水適量,大火煎開20分鐘,加白芷,再煎3分鐘即可。可每半小時服一次,至燒退爲止。一般藥後兩小時開始微微出汗,高熱即漸退。此方屢用屢效,療效確切。

再者,感冒發燒並不需要慌張,不妨先試著自己解決。且退燒的方法還有很多,可艾灸大椎,或風池,或身柱;或針刺合穀、外關;或針刺大椎、風池、風府;或針刺風池、足三裏;或點刺耳尖放血;或大椎、肺俞拔罐;或上後背刮痧,重點在風門、肺俞一帶;或點刺少商、商陽出血;或十宣點刺放血等,善用諸法都可迅速退燒。我曾治一朋友的感冒發燒,先針風池、風府、大椎,用瀉法,即出汗,再針合穀、太沖、外關,針入數分鐘即覺燒退,留針半小時已經完全康復。而且,此類病例特別多,幾乎我的家人、朋友感冒發燒,我都喜用此法退燒,實在是快捷方便。若不懂針刺,則項後之穴就不建議針刺了。此外,還可以用灸法,我自己偶有發燒,喜讓家人爲我灸天柱穴,灸時不久即汗出,而其熱立退。若用過上法仍不能退燒,建議及時請明醫面診一下,以免耽誤了病情。

感冒後期,或感冒失治,或誤治,或治而未愈,邪氣未能完全透出,鬱於肺內,發爲咳嗽,久久不能斷根。或有痰或無痰,此病臨牀上也較爲常見。西醫多診爲氣管或支氣管炎。這是素體肺虛,邪氣伏於肺臟,導致肺的宣發肅降功能失司。邪氣上撞於肺,發爲咳嗽。需注意不可再過於開表,當以疏散風寒,宣肅肺氣爲法,湯藥可用金沸草散,配合六經辨證,多有良效。或輔以鍼灸,亦可速效。

金沸草湯:法半夏15克,陳皮15克,茯苓20克,生薑20克(切開),大棗10克(切開),前胡10克,荊芥10克,旋覆花10克(包煎),白芍20克,炙甘草10克,杏仁20(打碎),白芥子10克(炒搗),麻黃10克。水煎服,日一劑。一般一二劑可效。上方即六安煎、桔梗湯加旋復花、白芍、甘草,再合荊芥、前胡而成。其加減法衆多,有痰無痰,因虛因實,因寒因熱,各有不同,要在辨證論治。我臨牀治一般咳嗽多喜用此方進退,多有不錯效果。在此推出,以方便諸位患咳嗽的病友。

臨牀上還見有感冒愈後,仍留一個咳嗽的尾巴,伴有痰。我讀明代王肯堂的《證治準繩》,學到一個方子,名爲清咽寧肺湯,其方:桔梗10克,炒山梔,黃芩,桑白皮,生甘草,前胡,知母,貝母各5克,水煎服,有效。

按中醫理論,感冒是風寒外邪侵犯了肌表,人體陽氣奮起抗邪,表現爲發燒、頭痛、身痛等不適症狀。正確的治療思路是解表祛邪,把汗孔打開,把邪氣祛出機體,使邪氣與人體和諧共處。西醫把外來邪氣看爲病毒,其治法是關緊門窗,以人體爲戰場,用藥物專事殺滅病毒。結果病毒滅了,人體正氣也弱了,反而更易感冒。

每每聽人說起孩子感冒發燒,去醫院排隊打吊針,花了不少錢,孩子反而越治越容易感冒,精神萎靡了,面色蒼白了,食慾也差了,手足也冰冷了。這是錯誤的治療,用掛水治外感,是把病邪使勁地往機體深層壓,邪氣內伏,種下了將來生大病的種子,實在是得不償失。邪氣內伏三陰,久之可能引起的疾病很多,包括各種腫瘤、高血壓、糖尿病、各種腎病、心臟病等,都可能與此相關。以白血病爲例,分析其病因,不外兩點。一則素體陽虛,此多由父母遺傳所致。二則受寒感冒後被誤用或濫用抗生素等寒涼藥物,把外感邪氣直壓入三陰層次。肝統血,脾生血,血生精,精養腎。邪入三陰,鬱而化火,內灼肝脾腎,終至惡病發生。

中醫治療感冒發燒,其療效極快,多能一天即愈,遠非西醫西藥所能比擬。可惜爲什麼父母寧肯把孩子送去醫院,選擇又慢又毒害孩子的掛水,反而不肯接受一下又便宜又有效的中醫呢?答案我想還是因爲他們不相信中醫。認爲中醫是老祖宗的東西,不屬於科學,而西醫是科學。在他們看來科學的一定是正確的。豈不知科學的西醫治療感冒最是害人不淺。特別是如果病人屬三陰體質,風寒邪氣被抗生素壓入體內,極易出現身體內在的不適,奈何機器檢查一切正常,常規醫學隻能作爲精神病來處理。結果原來的疾病病未愈,又被灌以抗精神病西藥。每每有此類病人說起其患病經歷以及治療過程,唏噓感嘆,令人傷感。本來一兩付藥可以治癒的感冒,結果花去數萬元,病卻越治越重。如此醫學,怎麼可能保證全人類的健康?

我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女兒感冒發燒,掛水數天燒未退,再繼續掛水,突然出現了腰部劇痛,小便紅色,急查已經變成了腎炎。轉院再治,漸至腎衰與心衰,病危。再轉院治療,最終病癒,但之後體質明顯下降,大不如前,且反覆感冒。此太陽邪氣內伏少陰,留下病根。因此,爲了孩子的健康,千萬別再給孩子掛水了。

也曾診治過一女病人,感冒後往來寒熱,明顯是小柴胡證,但其人不信中醫,認爲吃中藥太慢,要求入院急診治療。掛水三天,寒熱終於盡退,但面色晦暗,精神萎靡。仲景早有明訓,素體血弱氣虛,腠理開,外感風寒則邪氣因入,與正氣相搏,正邪分爭而往來寒熱,小柴胡湯主之。藥方對證可一劑而愈,奈何病人認爲西醫快,一定要選擇掛水治療。中醫將此歸屬十不治之人,我也是無可奈何。

還曾治療一男病人,自述半年前感冒,掛水後出現心動過速,之後即呼吸困難,反覆出現頭暈,頭痛,噁心,心慌,乏困,兩脅肋時有刺痛,胃脹。五個月時間體重驟減30斤,近十日有尿失禁。化驗結果一切正常,被醫生診爲植物神經紊亂,用過安定。但病人不相信自己是精神問題。用麻附細合麻子仁丸加味,一付而症減。因此感冒風寒後,濫用掛水,其害極大,罄竹難書。所以感冒發燒,就選擇中醫。

當然,外感風寒引起的感冒發燒,有時用抗生素治療亦能見到療效。如果病人屬陽明體質,陽氣旺盛而引起高燒,抗生素確能退燒。但多數情況下病人的陽虛偏於不足,屬於陽虛的三陰體質,此時用抗生素治療感冒,雖然感冒的症狀不見了,但並不是感冒被治好了,抗生素寒涼之性反把邪氣壓入三陰層次。表面上的病癒其實是假象。用抗生素後如果出現面色蒼白、精神不振、食慾減退、手足冰冷、更容易感冒等症狀,就是陽虛於內的表現,若反見孩子出現多動或煩躁易發脾氣,這是內陽不固,心陽受損,風飄於外了。

ADVERTISEMENT

近年來多有感冒發燒掛水後死亡的病例報道,且多發生在南方。分析其原因,南方靠近赤道,天氣炎熱,人體汗孔開泄,陽氣易於外浮。陽浮於外則內陽必虛,易見面色蒼白無華、手足冰冷、畏寒喜暖之徵象。陽虛之人若感外感,陽氣奮起抗邪,內陽益虛,猝然遭寒涼藥液灌入體內,陽氣急縮,邪氣內入,反致夭亡。國內某日新聞:某博士感冒掛水而猝死。這是外邪被抗生素直壓入手少陰了。這樣的病症按中醫來治十分簡單,打開門,把邪氣趕出去就可以了,開表祛邪。西醫不懂此理,以殺滅爲能事。豈不知邪氣無門可出,隻能向三陰層次深入。即使病人其時不死,亦造成邪氣內伏,早晚還會生出大病來。迷惑於所謂科學的西醫,豈不悲哉。草木的根在地下,人的根則在身半以下。根不可傷,根傷則命懸。初春時節,最忌下半身穿衣太薄。風寒外襲,輕則傷風感冒,重則寒著筋骨,久而成痹。若陽氣過傷,下焦漸虛,相火反浮,高風飄搖,最是危險。一旦中風,則靈智盡損,生機猝遏。俗語“大風吹倒無根樹,傷寒最死下虛人”,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預防感冒:

風寒感冒是完全可以預防的。一則,平時注意適當地鍛鍊身體,增強體質。二則,在任何季節裏,如果天氣變冷需及時加衣,要保持暖和。三則,春天不要過急脫去棉衣,以防受寒,更不要在早春就露出大腿,最易感冒外寒而生病。四則,有流感來襲時要遠避病人,邪之所湊,易傷正氣,故需避邪。五則,若稍有不適,及時針刺或艾灸,或服湯藥,可扶正預防感冒的發作。六則,平時重視鍼灸保健,扶住正氣,邪不可侵。一般將要感冒時怕冷,眼皮重,身重,咽痛等症狀。

預防感冒的小竅門:用餐紙撚細,刺激鼻腔,主動打幾個噴嚏,讓後背微微出點汗,可以有效地預防感冒的發生,即使是感冒早期,此法亦有效。外邪侵襲,肺氣鬱閉了,身體會自動打噴嚏,這是自我祛邪反應。如果邪氣太重,或者機體的抵抗力不夠強,我們可以主動打噴嚏來祛邪。打噴嚏是宣通肺竅的最好的辦法。再者,鍼灸可以讓自覺要感冒的人迅速正復邪退而康復。我臨牀治療過數例感冒前兆患者,病人自述可能要感冒了,已經有些輕微的不適。鍼灸之後,正氣一復,邪氣即退,而感冒也最終沒有發作。此即所謂的“治未病”,邪氣初客,未及深入,可從太陽之表直接祛除出去。我一般針瀉大椎、風池、風府、外關諸穴,良效。

大病重病患者一定要注意預防感冒。本來正氣已弱,若再被陰寒邪氣外襲,則內外夾攻,正氣不支,病情會出現反覆,甚至會導致不可逆的後果。我曾治療一肝癌患者,病情漸趨康復,過年走親戚高興,在車上吹了風,引起感冒,之後健康即每況愈下,百般調治,終未能迴天。推而廣之,所有虛損病證都要預防感冒。

冬天陽氣內藏,衛外減少,若感風寒邪氣,則易感冒。正常人感冒後汗之即可緩解,但臨牀所見一些三陰層次的疾病,如腫瘤、腎病、風溼骨痹、虛勞等一旦感冒,則病情會有極大的變化,需引起特別重視。本來三陰內藏伏邪,若再外感,則內外邪氣互相勾結,伏邪欲動,外邪將入,與正氣相搏,則病反致多變。

我曾治療一大腸癌女病人,數年來身體康健,未見任何不適。病人自覺身體康健,於夏天用冷水洗澡,結果引起感冒,外邪入侵,直入少陰,引動伏邪。導致癌症發作,最後虛咳數月而終。其時我在奧地利工作,等我回國後見到病人時,其已近晚期,瘦骨嶙峋,命在旦夕。雖用中藥加鍼灸治好了咳嗽,但油枯而火熄,迴天無力。嘆哉,悲哉!人之將去,吾不能救之。

再者,冬天一定要注意保暖,預防感冒。嚴冬之時陰盛之極,此時天地之間陽氣斂藏,地面以上全是寒氣。人生天地之間,感而應之,陽氣亦深藏於腎水之中,而體表陽氣大減。因此,若有感冒風寒,則腎中所藏之陽不得不外浮祛邪,如此即是擾動了陽氣之藏。故需增衣保暖,減少觸冒風寒的機會。冬傷於寒,則精不斂藏,至春易生溫病。

小兒感冒發燒:

愛孩子,就要讓孩子健康。經過大量的臨牀觀察,我深刻地體會到,小兒健康之法,在於選擇中醫。濫用掛水,根本不是愛孩子,而是折騰孩子。現代人對於中醫的不熟悉、不瞭解,其實就是無知。家長不能因爲自己的無知,就可以隨意損傷孩子的健康。因此,建議家長不要等孩子生病加重,才後悔爲什麼不早日選擇中醫。我強烈建議,年輕的媽媽一定要學些中醫知識。不但有助於自己保健,且對於小兒生病極有幫助。小兒感冒咳嗽發燒,即使自己不會治療,至少也不至於盲目送去掛水,最終傷損陽氣,病邪自表入裏,病情自輕變重,後悔莫及。其實,感冒初期,適當喝點生薑紅糖水,發一下汗,解解表,一般都會有不錯的效果。

不少人認爲西醫治病快,越早掛水越好,其實,就我臨牀所見,掛水往往不是病好得快,是把邪氣壓入三陰層次,病情加重了。觀察一下那些濫用抗生素的小朋友,多見面色青暗,胃口不好,精神不振,手足冰冷,且反覆感冒,這是邪入三陰的表現。因此孩子生病了,是及時掛水,還是用點中藥,家長自己不妨思考一下。

我曾在歐洲參觀過一些國家醫院,從來沒有看到象在中國一樣的整整齊齊的掛水奇觀。濫用掛水成了中國人治療感冒發燒的重大發明,足以令西方的醫生目瞪口呆。據我瞭解,在歐洲治療感冒發燒,醫生往往隻給開幾片阿司匹林,囑回家休息,多喝溫水,且絕對不會給病人輸液。中國的醫生則異常生猛,敢用抗生素,且用得不亦樂乎。我想是不是因爲市場經濟的緣故。但歐洲難道就不是市場經濟嗎?如此說來,那該是什麼原因讓抗生素在華夏大地上流行不衰呢?我想不明白。我也實在是無奈,既爲中國的醫療現狀,也爲中國人的健康。如果我們國人給中醫多一些機會,我們自己也就會少一些被掛水傷陽的危險。

小兒感冒發燒,最易治療。若能對證,往往可速愈。舉例如下:

朋友小兒十三歲,最近受風寒而感冒發燒,伴有鼻血,用麻黃桂枝各半湯合烏梅白糖湯,並加阿膠,薄荷,一付而諸症消失。一個周後又復發鼻血,隻用烏梅白糖湯加阿膠,薄荷,又是一付而鼻血止,數十天未再復發。此斂木火之法,最合於木火偏旺之人出現鼻血、口腔潰瘍、牙痛、眼紅眼癢、面部痘痘之類症狀。

ADVERTISEMENT

一位朋友的孩子反覆感冒,找我開方,每用麻桂大小青龍葛根之類,每次都迅速治癒。甚至於半劑即愈。後多年不再找我開方,問之則曰,照你的用方思路,我一樣可以治好兒子的病。以前兒子一生病,即緊張異常,經常半夜送到醫院,心累神疲。現在有了你的方子,再也不用擔心了,表示感謝雲雲。其實,我們要正確理解小兒的發燒。孩子外感風寒引起感冒發燒,這是孩子的成長過程,孩子需要這樣的經歷去適應新的生存環境。但當前的醫療現狀是總想用各種抗生素去干擾孩子的成長。所以,對於孩子發燒不妨換個角度去思考。短時間內的發燒是不必要強製干預的,因爲孩子的陽氣正在學著努力提高自己的生存能力,隻有過度高燒纔有必要退燒。

我曾診治一女孩子,面色青黃無華,反覆感冒發燒,反複用抗生素。查其扁桃腺三度腫大,如兩個小核桃卡在咽喉上。西醫建議切除,但病人媽媽選擇了中醫。先調其中焦陽氣,兼以清解咽部熱毒,針太沖、合穀四穴,並點刺少商、商陽出血。針畢即覺咽部輕鬆,呼吸順暢,再檢查其咽喉,扁桃體已經縮小至一度腫大。以我的臨牀經驗來看,針刺治療扁桃體腫大,屢用屢效,百試不爽。

案例一:我曾急診一年輕人,因感冒而後頭痛,伴有骶部緊縮。此太陽經氣被寒邪閉住,寒則收引,故作痛作緊。先用注射針頭輕輕挑刺其骶部皮膚數下,亦不見血,再拔罐挑刺處,略見血出。而後頭痛立減。加針崑崙、外關,半小時出針,頓失重負,諸症霍然,舒暢異常。外感病其來也急,其去也速,其針效亦大類於此。

案例二:某日一朋友求治:感冒一週,久服西藥未效,有淋雨史。現鼻塞,咽喉不適,咳嗽,頭暈,老想睡覺,精神差,伴腰不舒服。因喝水多,眼睛略腫且發炎。此小青龍湯證,麻黃10克,桂枝15克,白芍15克,乾薑10克,細辛6,法半夏15克,炙甘草6,五味子10克,一付,水煎服。朋友來信:簡直不敢相信,感冒很久,竟然一付藥症狀就全消失了。

案例三:某男,感冒服西藥未愈,漸出現味覺與嗅覺消失,已經半年,伴左頸側壓痛。邪氣侵入肺心,肺竅主嗅,心竅主味,兩竅閉塞而味嗅盡失。先推拿頸部,緩解其肌肉痙攣,並拔罐肺俞、心俞。針刺風池、承漿、中脘、下脘、四關。一診而味覺恢復。再診加迎香,而嗅覺亦完全恢復。因胃返酸燒灼感,加刺璿璣而愈。

案例四:一病人高燒一週,服藥不效。其脈浮。要求馬上退燒。在大椎穴周圍找到十數處小紅血絲,如針尖大小,用三棱針挑破,略見血出,再拔罐盡出其惡血。一般都可迅速退燒。若未見血絲,則可用灸法。用艾條溫灸身柱穴,亦有良效。有感冒風寒者則可針風池、風府、大椎,先瀉後補,可於數分鐘之內汗出熱去。

案例五:我某日去意大利邊境,天氣突然變冷,穿衣太少而受寒,晚上出現畏寒肢冷,周身緊痛,咳嗽聲高,汗出後諸症未見明顯減輕,反更欲保暖。自知是外感風寒證,針風池、大椎,並灸風池。自覺有熱氣自風池穴透向全身,而周身緊痛當時即緩解。再服半付麻黃桂枝各半湯,一覺後諸症霍然而解。中醫治感冒的確速效。

案例六:南寧每於春天頗多見感冒病患,因天氣突然變熱,不少人貪熱少衣而感冒風寒。再者,春分之後,木火上浮,與天地之間熱氣相合而上灼於肺,易患咳嗽、咽喉幹痛。若證屬此,都可用葛根湯合梔子豉湯調治。其方:葛根30克,麻黃10克,桂枝20克,白芍20克,生薑三片,大棗30切,炙甘草10克,梔子10克,淡豆豉30克。水煎服,日一劑,多可速效。小兒則用量減半。

入秋之後,感冒咳嗽病人頗多。暑氣正旺,毛孔未閉,驟然得秋金收斂,外寒因而內客,影響肺氣宣降,則爲感冒咳嗽;鬱而化火,則爲發燒;營衛失調,胃氣不降則會嘔吐。有溼熱留滯則苔黃,有溼無熱則苔白。古方有蔥豉湯,溫胃解表,兼以和中,對入秋之後的各類感冒咳嗽,早期出現以上症狀時頗有良效。蔥豉湯做法:連須蔥白三根,淡豆豉20克,加水500毫升,大火煎至沸騰,再加黃酒(紹興老酒或即墨老酒都行)30毫升,再煎至沸騰,即可倒出。並加入白糖適量,既可補益中氣又可調整口感。趁溫服藥,服後蓋被取汗。大蔥辛溫通陽,淡豆豉辛涼解肌,發表升散,二者皆有發汗之功,邪初在表,此方以解散之。

立春之後,南寧氣溫忽冷忽熱,時且小雨連綿,溼冷侵人。不少女孩子爲顯靚麗,喜歡穿裙子。寒溼入體,最易患風寒諸證。或正氣抵抗,發爲感冒諸症,需急用麻黃湯或者麻黃桂枝各半湯,汗以解之。或陰寒溼邪侵入關節,雖未見明顯不適,但下肢關節僵硬冷麻,亦爲其候。需用甘草附子湯,其效如神,諸症可自愈。

鍼灸治療感冒:

常規感冒,若是辨證準確,用中藥往往半付或者一付藥即可搞定。但亦可選用鍼灸,亦可迅速見功。我一般先讓病人取坐位,針大椎、風府、風池,針用瀉法,不留針。出針後囑病人平臥,再針合穀、外關、列缺、曲池諸穴。病在上,且屬新病,則多取手三陽經穴位。若是外感新病,正氣未虛,則隻需瀉法即可,往往速效。

若病人屬三陰體質,則需在開表基礎上加扶陽補氣諸穴。此類病人多面色蒼白,精神不振,體弱無力,且感冒持久不愈,此時陽虛氣弱,不耐攻表。我喜歡灸氣海、關元以固元氣,灸大椎、身柱以助陽氣,再配合開表諸穴,針刺輕瀉法,且往往需數次鍼灸治療,漸可收功。既然不能速效,需取得病人配合方是。提醒下,若無針刺經驗者,萬不可試著針刺項後穴,注意安全。

外感風寒易引起咳嗽,西醫多診爲急性支氣管炎,往往伴有痰多。此病用鍼灸治療非常快捷,往往兩三次即可痊癒。一般越是急性效果越好。穴位多取肺經,如魚際、尺澤,用瀉法。咽癢則可加太沖。止咳可用水金、水通。最近治療一男病人感冒後咳嗽兩天,針瀉列缺、魚際、太沖,水金、水通,一診咳減,兩診而愈。

排邪反應:

有時,大病重病患者在治療過程中會突然出現感冒症狀,但病人說未曾感受風寒,不應該感冒。這種情況往往是排邪反應。經正確的治療後,人體陽氣漸而充足,正氣振奮,鼓動於內,自然祛邪外出。正邪交爭於肌表,或爲發熱,或咳,或疹,或頭痛。此是太陽病,但非是感冒之邪自外入,而是邪自內退。這是大好事,是大病漸愈的徵兆。此時若正氣未虛可直接開表祛邪,麻黃湯或桂枝湯都有開表祛邪之神功;若發燒則當用麻杏甘石湯。若正虛則需用麻黃附子細辛湯扶正祛邪。其它詳細的排邪反應請參見《選擇中醫》第六章。

總結:

近來,天氣忽寒勿熱,大人小兒多見受寒而感冒發燒。我強烈建議不用西藥,特別是抗生素,千萬不可濫用。就選擇中醫,往往都可速效。若實在不方便找醫生,不得已時,可從以上關於速愈風寒感冒的藥方或《選擇中醫》中選擇一個症狀基本符合的方子試服一付,多有良效。但在此強調一下我的觀點:我絕不建議不懂中醫的人濫服湯藥,我之所以寫作此篇文章,目的隻在於方便一些不能面診的病人,同時推廣正確的中醫治病觀念,如此而已。

我們的人生很難永遠健康,總會有些疾病發生,輕則感冒發燒,重則大病突現,因此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瞭解一些醫學知識,以便能更好地保護自己。此文重點談論風寒感冒的中醫治療。其實,不只是感冒,如果我們自己或家人偶爾生些小病輕病是不需要去醫院診治的,自己學些醫學知識就可以幫忙康復。而且最好能學些中醫,因爲中醫存在於無們生活工作的每個角落,簡便廉驗。

ADVERTISEMENT